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全部 古代书画 近现代书画 油画雕塑 当代艺术 陶瓷古玉 文玩杂项 珠宝名表 其他藏品
晚清重臣张荫桓信札:被误读的“广东老乡”是戊戌变法的重要推手?
2016-11-28 09:17:05来源:广州日报作者:金叶

张荫桓(1837~1900年)
张荫桓(1837~1900年)

张荫桓信札
张荫桓信札

十七年前,着名的文献学家王贵忱以自己多年的收藏实物为依据,整理出版《张荫桓日记手稿》,为曾经被某些史论者斥为“投机戊戌变法运动的巨奸”的张荫桓翻了案,向世人揭示:我们这位官至六部侍郎的广东老乡,其实是戊戌变法幕后重要的推手:他是康有为的举荐人,同时也是为变法牺牲的“第七君子”。

最近,多达两百余页的张荫桓亲笔信札惊艳现身崇正拍场,在学术界、收藏界引起震动。记者了解到,这是迄今为止市场上出现的数量最多的私人收藏的张荫桓信札,它们记录的是张荫桓在踏上仕途的初期,和幕僚同事赵晴岚就政务问题的频繁交往。而这个阶段的张荫桓,恰好是学界目前研究的盲点所在:靠“捐官”走上仕途的张荫桓,是凭借怎样的才干和个人魅力,最终一身兼负外交、财政两大重任,成为清廷重要大臣之一?

张荫桓其人

以捐官“入仕”官运非一般亨通

广东南海人氏张荫桓(1837~1900),三十岁那年还没考取功名,于是远走山东济南,到舅父李宗岱处谋出路,舅父便替他捐了个有名无实的“知县”。但张荫桓很快凭自己的才能崭露头角,得到山东巡抚阎敬铭的赏识,得入幕僚。后来,丁宝桢接任山东巡抚,亦十分器重张荫桓,提拔张荫桓为“候补道”,派往湖北深造洋务。光绪五年到安徽任“宁池太广道”,过了年又升任安徽按察使。光绪十年,阎敬铭奉旨入朝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推荐张荫桓“堪任洋务大臣”,他奉调进京出任“以三品衔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行走”。1884年的中法战争,中国取得谅山大捷,法国急欲求和。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派张荫桓“会同办理签订中法越南条约和划界事宜”,张荫桓办事得力,从此更是官运亨通。次年被任命为特派美国、秘鲁、西班牙三国大臣,侨居华盛顿三年,回国后,又被任命为总理衙门大臣,兼户部侍郎,赏加尚书衔,从此一身兼负外交、财政两大重任,成为清廷重要大臣之一。

按清朝惯例,担任“京朝九列清班”的汉族官员,必须是科甲出身。但张荫桓却是例外,他连秀才都没有考上,以“捐官”展开仕途,后来却遍任户部、礼部、兵部、刑部、工部、吏部六部侍郎,成为晚清政界的重量级人物,实属少见。

破除迷雾

举荐同乡康有为戊戌变法殉葬者

可惜的是,在很长的时间里,对张荫桓的研究——尤其是他和戊戌变法之间的关联被严重忽略了,甚至有某些史论者斥其为“投机戊戌变法运动的巨奸”。

广州着名的文献学家王贵忱,在二十年前就开始收藏张荫桓的日记和信札,并由此为线索展开深入研究,最终为张荫桓“翻了案”:张荫桓是戊戌变法幕后重要的推手。当年作为特使的他有很多机会出使外洋,对欧美富强之理有深刻的了解,每次归来都为光绪讲述,光绪受益良多,经常召见。

张荫桓还是康有为真正意义上的举荐人。尽管康有为在政变后故意淡化他与张荫桓的密切关系,宣传帝师翁同龢对其的荐举,以争取世人对其保皇活动的支持。但当年的日记和信札资料都显示出,是因为光绪帝的信任,张荫桓得以将比他小二十岁的广东同乡康有为介绍给翁同龢,荐举给光绪帝。

在103天的变法期间,张荫桓做了四件大事:一是为光绪帝与康梁维新派上下联系:二是主持铁路矿务总局;三是条陈新政建议;四是引领日本前首相伊藤博文会见光绪帝。为此,遭到慈禧的愤恨。

9月21日,慈禧发动政变,宣布训政,捉拿张荫桓,准备处死。由于外国列强的干预,使张荫桓得以免死。在谭嗣同等六君子被害的次日,9月29日,慈禧以“张荫桓居心巧诈,行踪诡秘,趋炎附势,反复无常”等空洞无实的罪名,下令将他“发往新疆,交该巡抚严加管束”。他在第二天即被押解上路。八国联军入侵的前夕,慈禧向列强宣战又求和,把怨恨倾泻到对开战有异议的大臣身上,想到曾长期与列强打交道的张荫桓,下令在戍所处死。张荫桓于1900年7月31日被杀,时年64岁。是继六君子之后为变法捐躯的又一人,也是参与变法的朝廷大员中的唯一殉难者。

珍贵信札

不说套路话只是办实事

如果没有王贵忱整理出版的《张荫桓日记手稿》,以及之后马忠文等学者对这批资料的深入挖掘,在研究戊戌变法时期的政治关系时,人们会永远认为是翁同龢举荐了康有为,力主变法维新,最终得罪了后党而在政治上遭遇挫折、受到迫害;而不会知晓真正在后台运筹帷幄的是康有为的南海同乡张荫桓。在历史中,如此被遮蔽的真相还有多少?而破除迷雾,揭示出被遮蔽的历史本真,正是信札、日记等收藏的最大魅力所在。

而令人遗憾的是,在王贵忱整理出版《张荫桓日记手稿》后,关于张荫桓的一手资料一直比较稀缺。直到最近,多达两百余页的张荫桓亲笔信札惊艳现身崇正拍场,成为学术界、收藏界在戊戌变法、张荫桓研究方面的一件大事。

这批张荫桓的信札,收信人皆为同一人,名为赵晴岚。据着名学者、版本学家、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善本室主任沈津考证:赵晴岚曾做过山东曹州太守,是张荫桓的幕僚同事,在政务上和张荫桓多有交集。在这批信件中,两人讨论的也多是当时的政治时事。如清朝对山东捻军的镇压,涉及当时张荫桓和赵晴岚的上司、山东巡抚丁宝桢的内容亦不少。联想到丁宝桢是洋务运动的重要成员,而张荫桓的洋务思想也是形成于其早年,故此批信札对于研究张荫桓早年的洋务思想,也有着极其重要的价值。

张荫桓出身杂流,后来却成为清朝重臣,他是如何做到的?或许从这批信札当中能搜寻到一些答案。这批信札写于同治末年,当时张荫桓正在山东做幕僚,并未真正走上仕途,但和几位影响他日后命运的重要人物丁宝贞、阎敬铭等人的关系正是在此阶段打下的。从这时候的信件中,可以看出张荫桓的办事风格非常果断。每封信都写得洋洋洒洒,千字有余,几无涂改痕迹。除了开头简单客套寒暄,全部都是讲正事。当时在剿捻军,需要筹军粮,张荫桓在信里都有详细的交代:应该怎么做馒头,放在什么样的袋子里,如何处理等,清清楚楚,一件事情用一封信就可以搞定。“看这批信,你就不会再感到奇怪:为何光绪会这么信任他,为何翁同龢说张荫桓比自己要更厉害。你会发现这是一个非常真实的、没有套路的人。他不讲冠冕堂皇的话,每句话都在讲现实,讲解决问题的办法。”沈津表示。

拍场观察

信札进入公藏机构更有利于学术研究?

广东省文物鉴定站副站长、文史专家林锐先生对这批张荫桓的信札已追踪多年,他确信这是一批来历可靠的张氏手迹。

“首先是从字迹上来看,他和张荫桓晚年的字有连续性,风格对得上,可以看到共通的地方;信纸是那个年代的典型用纸,也是张荫桓其他信札中经常使用的种类。通常来说,像这批如此大量的信札,如果要作假,是一个非常大的工程,得有底本。我们现在看到很多网上拍卖的几百块钱,甚至无底价起拍的名人信札,你仔细去找找,经常会发现它们其实是从某个出版物中复制出来的。但这批张荫桓的信札,找不到作假的依据。”

林锐还透露,张氏信札不多见,公家收藏以中国近代史档案馆收藏的一批为最多,而私人手里的收藏,则以崇正征集的这批为最大。它们只是写给赵晴岚一个人的,甚为齐整,不零散;又多为长信,往往洋洋洒洒数千字,与通常的应酬信札不同,填补了研究张荫桓在仕途初期阶段的空白,研究价值非常高。“从个人情感上说,我希望这批信札最后能进入公藏机构,因为这样会比较方便学者进行研究。如果是私人藏家竞得,除非是关系特别好的,否则就没这么方便了。”

同样对这批信札抱有浓厚兴趣的还有佛山博物馆。该馆专家、馆藏部主任苏东军先生对记者表示,他相信这批张荫桓信札对研究张荫桓早年行踪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作为张荫桓家乡佛山地区的文博工作者,他们非常关注。“我们也有收购意向。但拍卖市场是开放的,所以是否真的参与竞拍乃至如愿以偿,也要涉及到我们在财政预算等诸多方面的考量。”

拍卖图册也有研究价值

记者从崇正拍卖了解到,这批信札的底价大概是150万元人民币。在风起云涌的拍卖市场上,这并非是一个多么惊人的价格,但对于搞研究的学者而言,却是高昂的数字。王贵忱先生笑言,他早年进行张荫桓的研究所收集的信札和日记,都是以非常便宜的价格拿下的。但现在,好东西出来他已经买不起了。

据记者了解,新近颁布的新《文物拍卖管理办法》第十六条中有公藏机构可以享受文物优先购买权的规定:“国家对拍卖企业拍卖的珍贵文物拥有优先购买权。国家文物局可以指定国有文物收藏单位行使优先购买权。优先购买权以协商定价或定向拍卖的方式行使。”事实上,在2009年,国家文物局就曾针对中国嘉德春拍中20多封陈独秀、徐志摩、梁启超等人致胡适的信札行使了这一权利:以554.4万元优先购得这批信札。但若不是国家文物局指定的文物,公藏机构和私人藏家就得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竞拍。

作为崇正拍卖的掌门人,许习文表示,他所能做的只能是在拍卖前尽可能多地将这批信札的具体信息向公众公布。“好在现在传播途径很多,我们也尽可能在图录上做得更详细一些,希望以这种方式对学者的研究起到一些帮助。”沈津也提醒藏家和有心的研究者,拍卖公司的图录当中也蕴藏着很多珍贵的信息,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

编辑:jiangbing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xinwen@99ys.com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3273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