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全部 古代书画 近现代书画 油画雕塑 当代艺术 陶瓷古玉 文玩杂项 珠宝名表 其他藏品
【鉴定百科】谢稚柳:善于“翻案”的鉴定大师
2014-02-26 11:53:17来源:99艺术网收藏频道作者:陈倩华整合

谢稚柳

谢稚柳

谢稚柳(1910-1997),原名稚,字稚柳,后以字行,晚号壮暮翁,斋名鱼饮溪堂、杜斋、烟江楼、苦篁斋。江苏常州人。擅长书法及古书画的鉴定。初与张珩(张葱玉)齐名,世有“北张南谢”之说。

历任上海市文物保护委员会编纂、副主任、上海市博物馆顾问、中国美协理事、上海分会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上海分会副主席、国家文物局全国古代书画鉴定小组组长、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等。著有《敦煌石室记》、《敦煌艺术叙录》、《水墨画》等,编有《唐五代宋元名迹》等。

谢稚柳

谢稚柳

谢张之交:起点和转折

评论界曾评述谢稚柳先生的鉴定是艺术的鉴定,在谢稚柳的鉴定历程中,“二张”对其影响很大。

其一是张大千。谢稚柳与张大千的交往,始于1929年。这一年,谢稚柳由族叔谢仁冰推荐,到南京国民政府财政部关务署,从事档案管理工作。其时,谢稚柳的兄长、著名词人谢玉岑正在上海南洋中学执教,与张大千和张大千的二哥张善孖同住西门路西门里,仅有一壁之隔,彼此相识相知。谢稚柳由南京去上海看望谢玉岑,自然便与张大千相识了。与张大千过从甚密,并且20岁始便经常出入中央博物院看画,成为谢稚柳鉴定历程的一个起点,对他产生了极大影响,并影响着他一生的创作和鉴定。

而在36岁时结识张伯驹是谢稚柳鉴定的一个转折点。张氏收藏颇丰,又精于鉴定。谢稚柳41岁时,上海文管会成立,谢稚柳被聘请为编纂,这是他终身一大转折,须知中国历来没有鉴定专门学校,像谢稚柳这样半途出家,便是难得的鉴定天才了。谢稚柳从此便以鉴定知名。

[page]

谢稚柳

谢稚柳

目鉴天才 提鉴定“性格说”

通常搞鉴定的不画画,画画的不搞鉴定,但是谢稚柳常说:“我是搞古代书画考辨的,画画只是我的业余生活。”谢稚柳在鉴别书画时,十分强调对书画自身规律的认识,他创造性地提出“性格说”,认为鉴定的标准,是书画本身的各种性格,是它的本质,一个画家可以产生水准高的作品,也会产生低劣的作品,问题不在于标准高低、宽严,而在于书画本身的各种性格的认识,性格自始自终贯穿在优与劣的作品之中,基于此,谢氏对于书画作品出现特例时,即某一画家临时变换习惯性画风,或者是早年所作的不成熟样式等等,皆有可能不被迷惑,从而具有深邃的鉴别力。

谢稚柳同时提出“望气”一法。“望气”法的难度在于鉴定者本身是书画高手,对被鉴定画家的风格、用笔习惯和特征有深刻的了解,才能一“望”画的“气格”而定真伪。现代著名章草大王王蘧常在《谢稚柳系年录》的序言中曾说到:“君之鉴别古迹真赝,往往望气而知神遇于牝牡骊黄之外。鉴既定,如南山之不可移,人或不信,但久而后君言卒验,予曰君古迹之九方皋也。”

很多人曾经问过谢稚柳鉴定书画有什么捷径可走,谢稚柳打过一个比方:“你要鉴定一个人的画,你就要和他的画交朋友,天天看,了解画家的习惯和画的特征。一切都要看你对画的熟悉程度,没有捷径可走。”

[page]

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鉴定现场

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鉴定现场

参与鉴定界“八年抗战”

从20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初,国家文物机关大力收购文物,许多文物收藏家出于爱国热忱,也竞相把藏品捐献给国家。于是,各地文博单位收藏之书画不断增加,而鉴定工作急需跟上。1962年四月,国家文物局组织了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对全国各地所藏古代书画作全面系统的鉴定,跨越四省,往返半年,所见书画万余轴,谢稚柳是小组成员,这在他一生的鉴定生涯中成为一件大事。

当20世纪80年代中国书画历经“文革”劫难后再次空前聚集时,中国古代书画巡回鉴定组终于宣告成立。1983年8月31日,在北京召开了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成立大会。这个小组由7人组成,谢稚柳任组长,组员启功、徐邦达、杨仁恺、刘九庵、傅熹年、谢辰生。中国古代书画鉴定组从1983年开始,前后历时8年,行程数万里,共鉴定了8万余件中国古代书画,编入《中国古代书画目录》,这次鉴定界的盛事也因此有了“八年抗战”之誉。

[page]

王诜《烟江叠嶂图》

王诜《烟江叠嶂图》

镇馆之宝一锤定音

上海博物馆里有两件堪称镇馆之宝的藏品——宋代王诜《烟江叠嶂图》手卷和王羲之《上虞帖》唐摹本,都是借助谢稚柳的慧眼一锤定音,其间的故事在书画鉴定史上广为流传。

20世50年代中期,北京琉璃厂论文斋老板、古玩商靳伯声先生受朋友之托,想出售一件稀世珍宝——宋代王诜《烟江叠嶂图》手卷。靳为此找到在上海博物馆工作的谢稚柳,谢老看后认为是真迹,于是让靳伯声先生留下此卷。不料,在上海例行的收购文物鉴定专家会上,几乎所有的专家不看好这件《烟江叠嶂图》。有人说:“此画面熟,20世纪30年代就见过,已是公认的假画。”有人说:“明代万历年(1573~1620年)李日华早就认定‘画假、诗真’。”在这种情况下,谢说了一句话:“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我还要研究。”会后,谢老将专家鉴定会的结果告诉了靳伯声,表示画作上博不能收,但他自己想买下,请靳先生转告物主。靳不解地问:“假画你也买?”谢答:“做资料参考!”过了不久,靳又来找谢,说:“主家听说上博断画为假,火冒三丈,他赌上气了!上次开价800元,这次非要2000元不卖!”经讨价还价,最后以1600元成交。当时谢也只是拿工资吃饭,无其他收入来源,只能卖掉自己收藏的一批明清字画,分3次才付清这笔款项。然而,到“文革”时,谢稚柳因这张画吃足了苦头,造反派说:“即使是假画,也暴露了你与国家争文物的野心!”此时,在上博工作的钟银兰女士为了洗刷谢稚柳的冤屈,顶着各种压力,对王诜《烟江叠嶂图》手卷重新进行了考证,经过与真迹反复对比,最终得出《烟江叠嶂图》手卷是北宋王诜真迹的结论,她的论证文章在上海博物馆馆刊上发表。谢稚柳得知后,连声道谢。1997年谢稚柳与夫人陈佩秋商量,决定将北宋王诜《烟江叠嶂图》手卷捐献给上海博物馆。此画遂被定为一级品,成为了上博的一件“镇馆之宝”。

王羲之《上虞帖》

王羲之《上虞帖》

上海博物馆的另一件“镇馆之宝”——王羲之《上虞帖》唐摹本的收藏经历也颇为传奇。只有手帕大小的王羲之《上虞帖》唐摹本曾藏于北宋宫廷,清代之后便不知下落。“文革”动乱中,上博工作人员万育仁在清理文物时,于竹筐内发现了《上虞帖》,但其当时被一些专家认为是赝品而打入“冷宫”。1973年,有人提议将其送到北京去鉴定,但是他们想起了此时尚未得到“解放”的谢稚柳,谢稚柳作了大量细致的研究,将《上虞帖》与其他王羲之唐摹本作比较,认定为唐人摹本。他发现,在帖的右上角南唐“集贤院御书印”之下隐约有一方印,但已无法辨认。谢稚柳凭着他丰富的鉴定经验,认为这方印应是南唐的“内和同印”,但当时没有人能看出这方印。最后经过同位素钴60照射,果然确认为“内和同印”,从而证明了谢老的论断。南唐的这两方印,从时代上证明了《上虞帖》为唐摹本。

[page]

谢稚柳陈佩秋夫妇在共同作画

谢稚柳陈佩秋夫妇在共同作画

与夫人陈佩秋堪称当代赵管

谢稚柳和夫人陈佩秋可以说是近代中国绘画史上最著名的艺术伉俪,被誉为“当代赵管”,誉之以元代大画家赵孟頫及其夫人管道升。

陈佩秋比谢稚柳要年少差不多12岁,在鉴定方面,陈佩秋也受到夫君谢稚柳一定程度上的影响,但在画画的风格上他们又各人有各人的看法。谢稚柳与陈佩秋不仅是人生的伴侣,更是艺术上的知己,他们有共同的追求与理想,在艺术创作的艰途中扶持坚守,他们的艺术既面貌迥异,又互有关联,他们所取得的成就既源于各自的天赋与努力,也是彼此激励与启发的结果。

赵孟頫的夫人管道昇写过一首著名的《我侬词》:把一块泥,捏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们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捏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这几句词,用来形容谢稚柳与陈佩秋的人生与艺术,也是十分恰当的。

【编辑:陈倩华】

>相关文章

编辑:chenqianhua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