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全部 古代书画 近现代书画 油画雕塑 当代艺术 陶瓷古玉 文玩杂项 珠宝名表 其他藏品
艺术品“价值投资”:艺术品收藏的新时代
2014-01-13 10:18:26来源:《新财经》作者:紫檀

仿陈老莲觅句图

张大千《仿陈老莲觅句图》

不出坊间预料,国内(不含港澳台)艺术品公司“2013年艺术品秋拍”第一轮的成交结果虽然略有反弹迹象,但整体仍然未能摆脱“春拍”以来的低迷状态。为了打好翻身仗,参与首轮秋拍的二十几家公司事先都进行了“热点”宣传,有的力推“学术收藏”,有的侧重“红色主题”,有的倾心“青春艺术”,有的主打“宫廷秘藏”,有的热衷“奇珍异宝”,有的专拍“海归臻品”。

虽然其中不乏孙中山的墨宝《无量佛》、张大千的《仿陈老莲觅句图》、徐志摩与陆小曼的合璧书画、徐邦达的《临王烟客山水图》以及《北宋金粟山写本大藏经》卷等高端拍品,但成交结果着实差强人意——除了不足10件极品拍出超过千万元的高价,其余大部分拍品要么举牌者寥寥,要么低价成交。

整体而言,“首轮秋拍”体现出三个特点:一是成交率继续下滑。根据“全国拍卖行业管理信息系统”11月17日发布的统计数据,在东方国际、山东天承、上海朵云轩、陕西文德等艺术品公司率先举行的1271场首轮秋拍中,实际成交额不足100亿元,同比下降约13%。二是举牌买家两极分化严重。实力雄厚的资深藏家和文博机构主要面向价值连城的“高精尖”艺术品;而身处经济困局大环境下的普通藏家则益发冷静,他们不再勒紧腰带到“精品拍场”为高端买家托价,而是频繁光顾规模较小的拍卖会,主攻新晋艺术家作品以及适合自己财力的中低端藏品。三是流拍现象严重。其中不仅包括大量二、三级艺术品,就连国画大师李苦禅的《篆意水墨纸本立轴》精品也难逃流拍命运。根据“雅昌艺术网”艺术市场监测中心发布的《艺术品拍卖市场调查报告》,2013年首轮秋拍场内成交率仅为40%,实际交割率则更低。

当我们把视野放大,把这些数据与2010年、2012年进行环比,就会发现这“三个特点”实际都指向一个事实——国内艺术品收藏已经全面进入理性至上的“价值投资新时代”。

艺术品“价值投资”

按照美国著名的风险投资家格雷厄姆的理论基点,“价值投资”有三大要素:投资的正确态度、资金的安全边际以及投资对象的内在价值。如果把“价值投资”理论运用到艺术品收藏上,这三大要素也应该保持不变。但由于投资领域发生了转变,所以其概念也必须随之调整——所谓“艺术品价值投资”,就是在对市场行情进行详尽研究的前提下,将资金投入到具有增长潜力的中低端或冷僻艺术品并长久持有的投资行为。

既然称为“艺术品价值投资”,就必须遵循格雷厄姆的“价值发现原理”,把投资对象——也就是准备买入的艺术品基本面作为投资核心,既不因行情的短期波动而恐慌,也不以该种类被大众长期忽视而灰心。当然,这里说的“长久持有”并不是“无期持有”,而是指一个相对较长的时间段,当一年或几年以后,投资的艺术品价格上升渠道一旦打开,回报率达到自己的心理预期,如果不想将其当作“镇宅之宝”,则尽可以在拍卖市场上及时套现。

从投资实践角度讲,“艺术品价值投资”这种“偏保守性”的方式,特别适合国内正在蓬勃兴起的中产阶级和普通藏家。作为中国独特的市场经济造就出的新兴社会阶层,中产阶级的比例正在大幅提高,他们既有高雅的审美品位,也有从事收藏的雅兴,更有投资艺术品的能力,唯一欠缺的就是艺术品投资经验,而所有经验的核心只有一个——如何少花冤枉钱!

价值投资恰恰可以绕过所有的表象,引导投资者直抵那些成长性强、潜力巨大的优质艺术品。与中产阶级不同,普通藏家的投资软肋在于盲目跟风,元青花逐年高涨,便一窝蜂追拍元青花;太平天国钱币创下新高,便不惜血本购藏阔缘“圣宝”,结果非但没有达到预期收益,反而在高位骑虎难下。

以“‘太平天国’背‘圣宝’小花钱”为例,北京某位平民藏家在“保利2011秋季拍卖会”上以住房抵押来的184万元人民币抢拍成功,但在接下来的“瀚海2012秋拍”和“西泠印社2013春拍”中先后流拍,起拍价降到100万元依然无人问津。所以,与其说艺术品的价值投资是应运而生,不如说是跟风和追涨的惨痛教训致使投资者别无选择。

理性投资艺术品

从时间节点上讲,“稳中带攻”的“价值投资”策略在今年年初被艺术品藏家普遍接受,但其兆头早在2010年年末就已初露端倪。从宏观经济上讲,近期国内经济连续处于“非预期性”下滑,导致艺术品市场回暖无力,但这并不是将艺术品收藏逼上“价值投资”道路的主要原因,大部分经济学家更愿意把它看作艺术品市场泡沫的破裂和藏家的理性觉醒。

中国经济转型成功,文化产业开始与世界并轨。2007年10月,以比利时“艺术品投资大鳄”贵依·尤伦斯男爵在北京成立“当代艺术中心”(UCCA)为标志,先后有220多家国外艺术品机构进入中国市场,其中既有世界最早的拍卖公司英国克里斯蒂,也有规模很小的韩国首尔拍卖行。这些海外艺术品机构拉动中国当代艺术步伐的同时,也将一批名不见经传的“艺术实践者”如艾轩、向京、张晓刚、王广义、方力钧、罗发辉等人捧成了艺术家。

但对国内艺术品收藏家而言,这却不是什么好兆头——以往在大山子798工厂破车间改成的工作室里,花3000块钱就能买到张晓刚的“红卫兵大头像”,现如今挂到尤伦斯的UCCA里,裱上画框标价竟达3000万元!不仅中国当代艺术品在国内被人为“做多”,海外也在疯狂抬高中国古代艺术品的价格。一件“清乾隆粉彩镂空瓷瓶”在伦敦“班布里奇拍卖行” 2010年“秋季拍卖会”上,以令人咋舌的5.5亿元人民币成交,创下中国瓷器的最高拍卖纪录!

像股市一样,疯狂追高必定带来惨重损失,仅仅隔了一个新年,2011年1月,赚得盆满钵满的尤伦斯宣布“撤离”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尤伦斯抛画的时候,那些花巨资从他手里接棒的“艺术追高者”却在抛泪——直到此时,人们才明白,这位外来的“中国当代艺术品之父”,使用的伎俩其实非常简单,不过是股市里庄家常用的“拉高出货”把戏。

在国内外艺术品资本的两面夹攻下,目前国内艺术品市场中的很多种类,比如绘画、书法、陶瓷、青铜器等高端单品的行情都已突破亿元。在不明就里的投资人眼里,这是宏观经济向好的信号,对那些在艺术品收藏圈摸爬滚打多年的行家而言,貌似风光的“亿元时代”却是艺术品市场泡沫涌现的前兆。早在2010年7月,当黄庭坚的《砥柱铭》、张大千的《爱痕湖》、王蒙的《秋山萧寺图》等5件艺术品在“春拍”中一齐破亿元时,观复博物馆馆长马未都就察觉出行情有诈,多次在电视、报纸等媒体上提醒藏家防范“亿元时代”带来的风险。可惜马未都的观点在当时没有引起广泛注意,他的忧患意识甚至被大肆出货的“艺术品庄家”雇佣的枪手痛斥为“阻碍艺术品市场的健康发展”。

挖掘“价值洼地”

找准方向只是投资战略的开始,若想实现盈利还要选对正确渠道。由于艺术品具有宽泛的覆盖面和纷杂的门类,不像股票那样本质单一,使得价值投资渠道门路繁多,很难达成统一,不同实力藏家的选择也会各不相同。但从宏观角度进行归纳,主要有以下三条。

一是在常规艺术品中寻找“价值洼地”。就当下而言,在“全民收藏”的大潮下寻找“价值洼地”,无异于在潘家园古玩市场捡漏,但只要对艺术品市场行情善于观察和分析,还是能找到几个价值相对低洼的品种。

以被藏家翻腾掉底的“陶瓷类”艺术品为例,长期以来,以青花、五彩、斗彩、珐琅彩为首的“绘彩瓷器”大行其道,元、明、清三代官窑款动辄拍出千万、上亿的高价。相比之下,以青、白、黄、蓝、矾红为主的单色釉,以兔毫、锈斑、茶叶末为主的结晶釉,以铜红、紫蓝、灰白为主的窑变釉这三类“釉装瓷器”却被长期忽视。

截止到目前,价格最高的一件“釉装瓷”——“清雍正窑变釉贴浮雕螭龙尊”,成交价也不过258万元,还比不上一件同期绘彩瓷“雍正五彩龙凤纹碗”的零头。实际上,雍正朝当年以及随后的乾嘉两朝,“釉装瓷”无论社会地位还是本身价值,都远高于“绘彩瓷”,实乃货真价实的“中坚艺术品”价值洼地。事实上,只要用心务实,摒弃急功近利的浮躁心思,可进行价值投资的艺术品还是种类颇多。

再举一个例子,众所周知,整个有清一代,但凡与皇帝沾上边的瓷器、玉器、珐琅、砚墨、家具等,拍价均在数千万元以上,唯有清中期以后的帝王墨宝始终被人忽视。在2011年的“嘉德春拍”中,一件嘉庆皇帝为圆明园福海名景“活画舫”题写的御笔七绝,成交价仅为9.2万元。如此可怜的价格,连一张专为皇帝书写特织的黄绫布也买不到,其增值前景可想而知。

二是投资具有增值潜力的新人新作。在这方面,尤伦斯男爵已用超强的盈利模式,给国内艺术品投资者上了一堂教训深刻的公开课。他最主要的手段是斥巨资“买断”几位、十几位新晋艺术家一年或几年内的全部作品。尤伦斯财大气粗的“垄断性攻略”可能不太适合国内实力不济的中小规模投资者,但是我们不妨采取“蛙跳式”投资方式,从零星收集新人新作开始,在艺术品圈子里稳扎稳打,逐步推进。

2004年夏天,笔者陪一位从事艺术品收藏的同学出席“徐家汇藏书楼”举办的一场小型“油画展卖会”,他一眼看中董仙舟,一气买下5幅:《十里铺云锦》《荷花深处小舟通》《藕乡随思》《荷花》和《垂芦秋色》,最贵的《十里铺云锦》也不过花了1.3万元。当时的董仙舟在艺术上是个默默无闻的新人,头上还没有“中国第三代印象派大师”的光环,呕心沥血绘制的“荷韵系列”备受冷落。9年过去了,董仙舟作品的价格打着滚上涨,两尺小幅作品售价也已高达30余万元,而捂在笔者同学手中的那批作品,每幅都已超过200万元。

三是投资国外艺术品。这其实是一个带有赌气性质的逆向思维——老外可以购买、投资中国艺术品,我们为什么不去投资购买他们的艺术品?事实上,早在2005年,一只主投海外的中国收藏大军已经初具规模,但这支大军的投资对象不是国外艺术品,而是流散在海外的中国艺术品,即使偶尔购买一些“洋艺术品”,也属于零星的“小散”行为——时至今日,这块领域依然是国内藏家的投资荒地。

鉴于国外艺术品的文化特性,投资者应把重点放在油画、金银器、古董钟表、珠宝水晶、大理石雕像等能代表西方文明的品类上。其中最具价值投资倾向的当属金银币,由于中世纪以来欧洲大陆战争频繁、小国林立、郡主繁多,导致金属钱币泛滥,多到就连大英博物馆的钱币专家也排不清年号。2012年7月,在德国斯图加特的一场古董拍卖会上,一组六枚古代金币仅以1.1万欧元成交,购买者是中国南昌大学艺术史学者余春明。后经专家鉴定,其中既有年代久远的“东哥特金币”,也有公元1世纪罗马帝国暴君尼禄(Nero)及其皇后斯塔里娅·美萨丽娜铸造的金币每一枚都价值连城。

当然,投资国外艺术品并不一定都要出国,时下还有一种“送上门”的外国低价艺术品——朝鲜绘画。这种在“俄罗斯油画”和“中国国画”基础上发展出来的独特作品,于2004年试探性地进入中国艺术品市场,售价始终在每幅一两万元之间不温不火,今年春天才有价格启动的迹象。几位“功勋级”画家如尹石、张成日、朴明日、金周英等人的优秀作品已经达到四五万元,未来的增值空间将不可限量。

>相关文章

编辑:tianxi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