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全部 古代书画 近现代书画 油画雕塑 当代艺术 陶瓷古玉 文玩杂项 珠宝名表 其他藏品
翟健民谈春拍:瓷器收藏就是世界杯
2013-08-28 13:44:50来源:收藏投资导刊作者:吕佳静

翟健民

翟健民

尧小锋:今天很高兴邀请到国际著名的瓷器收藏家翟健民先生,请问您如何看待这次春拍的市场表现?

翟健民:在2011年之后,我感觉很多藏家和行家的心理都有点慌。因为2009年、2010年的市场攀升太高了,几件粉彩都拍出了上亿的价钱。好东西带动中、下的藏品都在往上攀升,比如说抛光的碗之前很漂亮的就是大几十万,现在都已经到了200万、300万。2011年以后,市场走了下坡路,这种行情的波动是正常的,大行情一般在25年到30年内,都会有一个方向的转位,现在那些中、下的东西跌了20%,大家都人心慌慌的,其实仔细分析,好东西都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化,这也是市场冷静、平稳的表现。另外,瓷器的价钱不会有很大影响,我在行里40年了,眼看着官窑每年增值一点一点,就好像小人国爬楼梯一样,炒作的成分少。

尧小锋:您的意思是说,官窑瓷器已经没有什么生货,基本上都已在市场上流通交易过了?

翟健民:基本是这个意思。相比较而言,国外一些拍卖却要好一些,每一期都会有很多新鲜的东西。古玩的收藏很讲究神秘感,不新鲜的东西就会少了80%的吸引力。有些东西虽然很好,但多次在市场中出现,就不会增值了,甚至会流拍,这就说明收藏需要一定的时间过程累积。美国、日本经常会有一些新鲜的东西出来,几十年没有出现过的,比如去年在香港拍场中的一对粉彩摇铃瓶,一直在一个美国老藏家手里,还比如苏富比拍场中的一个黄地扬彩葫芦扁瓶,这个东西曾在20世纪40年代出版过,但一直未在市场上流通。这些东西不仅新鲜又流传有序,就会很吸引藏家。在国内或者国际上的每一场拍卖都有60%是流通过的,中等货无所谓,大家都不关心,但如果是重要的拍品,还是新鲜货,肯定就会有一群藏家尾追它,我觉得健康的市场就应该是这样。

尧小锋:大家常常认为瓷器市场的流通都是因为海外藏家的热捧,您怎们看?

翟健民:其实不是,也有国内的买家参与。为什么2008年到2010年,瓷器可以拍到那么高的价位,就是因为有国内大买家参与。但为什么又给人感觉好像瓷器是在受国外市场主导呢?是因为国外的买家有发言权?我比较大胆的说,对于收藏不仅要热爱,还需要相对稳定的经济后盾,在买东西的时候,没有资金上的后顾之忧,他只需要爱这件东西就可以了,比如说美国波士顿的一个基金,是很大的证券公司,老板非常热爱收藏,每一次香港大拍都会参加。但是国内的一些大买家受环境和经济因素制约就比较多了。另外一点是热爱的程度,哪热买哪肯定是不行的。热爱收藏、热爱瓷器需要一个很漫长的路途,不是说你突然就要搞收藏,就要好的东西,这不是一时之热,这都需要很深的兴趣来支撑。我始终要说的是,你必须要尊重它、爱护它,去追求它的历史和文化,启发自己的内涵去珍惜它,你才能长期维持你自己对它的一种珍视,就等于交朋友一样。

尧小锋: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也是美国人买的?

翟健民:是瑞士人,但是是美国籍,在美国搞证券的。王定乾叫到9000万,我叫到1个亿,最后与美国人对打的是香港富豪何东。这件作品的拍卖,我从头到尾都有参与,在展出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考虑要多少钱买,我以当时的世界纪录,那个镂空的瓶的价格作为标杆,我说这个比那个重要两倍都不止,也就是差不多一个亿的价格,最后拍到了港币两亿多。后来2009年的时候,伦敦的那个清乾隆粉彩镂空瓷瓶也破纪录了,人民币5亿5。

尧小锋:那个清乾隆粉彩镂空瓷瓶有什么故事?

翟健民:那个就有点丢人。最后竞争的两个买家,一个是浙江的买家组团,组合买这个藏品,另外一个是北京的一个买家,最后4300万镑落槌,合港币6亿多。我也有参与,我出到3000万磅,当时我有四个委托,全家人都上了,我、我太太、我儿子和儿媳妇,都一起接电话。但是最后那个买家却没有付账,后期就被香港的一个藏家以非常合理的价格给买到了,香港有登报,但是没有说金额,我大胆的猜,大概是拍卖一半的价钱,3亿港币。那件瓷器确实是世界少有,可能现今在市场都是独一无二的,在台北故宫有一个差不多的。

尧小锋:对于国内的大拍卖公司,在瓷器方面的实力,您怎么判断?

翟健民:这种判断很困难,每家都强。在拍卖上就是讲究人际关系、朋友交情,跟藏家、行家、经纪人是否好坏的问题。品牌有力量,只不过占到一半的作用,我不能用佳士得的品牌来比较,佳士得是有两百多年历史的公司,好拍品都是上门来找,但是对于国内及香港的一些拍卖公司就不同了,这个市场需要新鲜货、神秘的货,有没有?都必须上门找。那么多拍卖公司,肯定都在找跟自己熟的,跟自己关系好的。

尧小锋:您怎么看瓷器在艺术品市场中的地位及现状?

翟健民:瓷器、玉器就是足球世界杯,全球都看的,其他门类可能就是NBA或者网球等。瓷器是世界性流通的,在欧洲和美国,百年前都有收藏,那些老藏品甚至最近才在市场上出现。所以说,重要的是藏家要稳得住,要有一半玩,一半挣钱的心思,经常看到一件藏品刚出现在春拍,转眼就又在秋拍中出现了,我说哪一个好心的藏家,求求他们,把它收留下来吧,不要让它总像个野孩子一样在外面流浪,对市场而言,这也是很不健康的。

尧小锋:刚才您提到高端瓷器价格越来越高了,相对来说会不会给民窑瓷器带来一定的市场机会?

翟健民:确实是这样,肯定会带动民窑的收藏群体。民窑方向,已经被疏忽很多年了,虽然一直有人买,但追捧的群体不多。稍微有点钱的,买民窑就感觉很丢份一样,这种心态很不正常。一些收藏观念都需要引导和培育,比如说一些稍微有点毛病的官窑,稍微有点毛病的官窑,藏家连听都不想听,这些收藏方法我都不赞成。我自己也会留一些很精美的民窑,比如说镂空的篮子,很完整,很漂亮,几万块钱,为什么不收。我是宏观地去看艺术品收藏,清、明的民窑都要关注,这是很大的市场,国外很多买家都会买的,宋瓷更不用说了,一直在慢慢成熟和升值。

尧小锋:您给我们介绍一下您的传奇经历吧。

翟健民:我们也有很多辛酸。比如说之前去欧洲替客人买东西,吃住行都得自己掏腰包,如果成交了,可以从中赚点手续费,买不到的话还得自己垫钱,老板是不会出钱给你买机票的。假设这一次是大丰收,买了好几百万的东西,但却在机场一不小心被人偷了一箱,这账都要归我。记得一次,有个客户委托我买一个花瓶,提前约定好是两万镑,当时70、80年代打个电话都不容易,两万镑在对方手里,我自己没底,多一口两万一拿下了,但客人却不买账了。这些都是经验的积累,人与人之间,客人与我们之间怎么去沟通,都需要磨练。

尧小锋:本刊的很多读者都是财经方面的人士,对艺术品收藏有着很浓的兴趣,能不能给我们的读者和观众提一些瓷器收藏方面的建议?

翟健民:首先要问一下自己到底喜不喜欢?如果不喜欢或者半喜欢,先找一个经纪人,找一个好的指导导师。好的经纪人除了有眼光,还要品德好、忠诚。如果纯粹靠自己去摸索,我觉得很危险。另外,但靠去有名的拍卖行买东西,也不可靠,有风险,因为全球没有一家拍卖公司是百分之百没有漏洞的。找到一个负责任的经纪人之后,就要开始钻研了,喜欢玉器就往玉器方面走,喜欢瓷器就往瓷器方面走。另外,要多看博物馆和参与大拍,亲历亲为,上手学习、欣赏。

>相关文章

编辑:tianxi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15311481856 主编信箱 Email:[email protected]
媒介QQ:1484571929 新闻主编信箱 Email:[email protected] 商务合作[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