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全部 古代书画 近现代书画 油画雕塑 当代艺术 陶瓷古玉 文玩杂项 珠宝名表 其他藏品
上海道明秋拍《霜哺篇》明末遗民留墨宝
2012-10-24 15:55:51来源:99艺术网专稿

371

明清百家题霜哺篇 纸本 手卷三卷连盒  估价: 280- 380万元

说明:此三卷共收录明清间共计122位名人题跋,卷中诗词文赋均为吟咏袁母贞节,赞颂袁子孝行,煌煌大观。

上海道明2012秋拍将于10月25日在JW万豪酒店举槌。

“节”与“孝”是中华伦理文化中最为重要基础的道德观念之一,也是中国古代文人墨客们津津乐道的话题之一。此《霜哺篇》三卷一匣即以“母节子孝”为主题,汇集自明末至清道光期间诸多名人墨宝而成。“霜哺篇”之名乃明季大儒陈继儒所拟,以“霜”喻母节高洁,以“哺”喻子乌鸦反哺之孝行。卷中诗画词赋大半歌颂明末苏州大孝子袁重其的孝行和其母的高尚节操,煌煌巨製,弥足珍贵。

袁骏字重其,三岁丧父,其母吴孺人苦节育之。重其稍长佣书养母,数十年如一日,其孝行闻于吴会,一时学士大夫争为诗文以美之,积久成帙,乃有《霜哺篇》之名也。原书共有四十馀卷,至道光年间已散残,书中有多位乡贤、学者的题诗题字题跋,如保存至今,应有六千人之多。现存三卷为道光时期吴县顾开增所重新编纂,后为常熟翁同龢所得。按袁重其当时所辑,每卷前皆有金俊明小引,现存三部卷中仅残存四卷有此小引,即第十七卷,第三十五卷,第四十一卷和第四十七卷,并由顾氏合装成一卷。另两卷顾氏另加诠释,并请金原补图,现存题跋数为一百数十,多明季遗老,如方夏、管席之,孙永祚、雷珽、汤潜、俞南史、陈煌图等,实为罕见。

《霜哺篇》是部文採斐然的诗歌总集,传、序、跋、赋、颂、乐府、歌行、律诗、绝句诸体悉备。钱谦益曾作《识字行》、《袁母氏旌节颂并序》等文章,“清初四王”中王翬翚、王鉴,恽寿平、吴历等人也应邀作画,其中王石谷于1665年庆袁母八十寿所作《霜哺图卷》现藏于故宫博物院,遗憾的是,上述名人字画均未能收录在此三卷《霜哺篇》中,除去曹有光、王石谷等所作霜哺图入藏博物馆外,其馀各幅已不知下落。但现存三卷中亦不乏精品,如方夏题“一卷冰雪文”,劲健有力,潇洒俊逸;彭行先题“炜管扬烈”,朴茂端方,极具神采。加上名人文士如明末戏剧家袁晋、徐士俊,书法家宋曹,几社重要成员徐致远,“毗陵四子”之一邹袛模等人的题跋手迹和印鉴款识,三件手卷就是一部书法篆刻大典,堪称精绝。同时,《霜哺篇》也为明末吴中历史研究提供了难得的第一手资料,值得一提的是,学术界对袁重其“名人牙行”这一身份的研究颇有意思,此件拍品对于探究清初文学生态及袁重其职业意义的价值不言而喻。

关于《霜哺篇》,还有一个有趣的后续。一百四五十年后,袁重其后人、乾隆嘉庆年间苏州府着名藏书家袁廷俦,同样也是少年丧父,由慈母抚养成人。袁廷俦成人后,遍请当时名家五百馀人,彷效其先祖袁重其,又编《霜哺遗音六卷》,也算是造化弄人。此番文坛轶事,今人看来别有意趣。

释文:霜补篇序。霜补篇何为而作也?泰徵公从彭咸之节母吴,二十九而称未亡人也。骏三龄,驌一龄,□焉。二孤朝夕不给,皆从十指中养之。稍长且自教之。骏年方舞象,即能佣书,以供母,且字其弟。所交名公钜卿,因识其母子,颠末而惊异之歎,美之长,言之不足,又从而咏歌之积句成篇,积篇成什,积什成轴,此霜补之所由,充栋也。余反复流连不禁废书而三叹也。曰:嗟乎!忠孝节义之事,岂以为名哉?矜以为名,于是有矫饰其名者矣,甚有窃其名以为市者。重其母子心,鄙之而不忍为此态也。母之歌黄鹄也。誓影不言,苦子之赋陟岵也。负米不言劳,惟是母子之相依,兄弟之相爱,六十年如一日,无日不在聚顺中,亦无日不在震虩中。重其之所陈于士大夫,前者不过言母氏之劬劳已耳,非有意于乞言也,母曰节,子曰孝,亦士大夫核其实而称之已耳,岂有意于表扬哉?惟无意于表扬而自无不表扬者,斯真节孝之至也。故谓重其为好名者,非也。谓重其为乞言以荣其亲者,亦浅之乎。窥重其也,重其曰:吾求无忝所生而已矣。犹之太君曰:无求无负所天下而已矣。末世不察,以是为甚奇之,行在重其母子,但见为伦纪当然之事,必行而无惑者也。五伦大义全于一室三代,直道不泯人心,自今日以传永,永歎慕不忘。虽有百世可知也。从来言忠者,必称龙,比言者,必称曾。闵岂亦有后人焉乞言哉?予于霜补篇亦云。时康熙重光大渊献岁之臬月。云间宗小姪龢拜首撰。钤印:袁龢私印、永人氏虞山晚生冯行贤顿首拜书。钤印:行贤、观文

释文:袁节母传,孝子重其附,会典所载,妇节过五十始得称孝,以其伤父母之心也。惟一诚乃为天下三大节,乃为天下之大孝也。袁节母吴、孝子骏、皆能以一诚显名于六十年三中,垂教于千百世之后也,母年二十馀即称未亡人,以茕然一嫠媜,甘心食贫苦,节自矢历长日永夜之悲,惨雪坚霜之候,积晷而岁以至九十。此六十年之中,艰辛俻至,水櫱愈甘,初不知有名而终亦不知有此身也,嗟乎!诚之至矣。孝子方十馀龄,痛父之醉溺于水,感母之节苦于贫,即能佣书以供菽水孺母之诚至老不衰,凡遇天下之名公钜人必頫首长跪;乞文章诗歌以表扬其母,虽採俗者,嵗至终为,有气力取先者,是以彷徨奔走,风雨不辍,殷殷恳恳,五十年于兹矣,所丐诗文卷轴后先充屋,终日盘礴,吟诵不倦,以此为三牲五鼎,亦即以此为乌头双阙,所以不朽,其母者,总以一诚有以动天下之名公钜人,天下之名公钜人感孝子之诚而文生于情,亦以其事有可傅,而君子以喜闻而乐道也,识者固知其之母能以一诚以报其夫,重其能以一诚以养其母而不却,重其之母更能以一诚以代父之教以孝子,其子重其更能以一诚终母之丧后,皇皇于道,涂者求有感于輶轩,采风者之心,俾将来载笔有据,旌门有典,以节母其母也,昔人所谓有若母者有若子,今信然矣。通家子宋曹题并书。钤印:宋、曹凡称忠孝节义者,推原于天、推原于父母,昔人谓陶侃有母贤陶母也,陶母有子贤陶侃也,范逵尝走京师,逢人称侃,侃遂知名,今吴中有袁母,复有重其,是有陶侃之母若子,而无范逵也,遂使其事至今不闻于稗官,载笔者之家岂非天乎?逸史曹又识。钤印:宋曹之印、射陵逸史

>相关文章

编辑:shanghai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15311481856 主编信箱 Email:[email protected]
媒介QQ:1484571929 新闻主编信箱 Email:[email protected] 商务合作[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