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全部 古代书画 近现代书画 油画雕塑 当代艺术 陶瓷古玉 文玩杂项 珠宝名表 其他藏品
探访太原南宫古玩市场:卖家总比买家精?
2014-10-21 15:50:52来源:山西经济日报作者:畅雪

\

“呀,这么早就过来了?来来来,进来喝茶!”小范热情地招呼着。

10月11日,周六,省城太原的气温比较低,但南宫古玩市场却并不“冷”。一“位”难求的停车场,人潮拥挤的地摊,远远望去,热闹的场面仿佛刚结束了一场好莱坞大片的首映式。

几棵大树包围的一个小小的摊位,摊主小范一天的买卖开始了。

太原的古玩市场,起源于改革开放之初存在的半坡东街旧货市场,据说该市场还是知名藏家马未都“发迹”的地方。1990年,半坡东街旧货市场成长起来的藏家们又渐渐积聚在太原府西艺苑工艺品市场。此后没几年,随着府西艺苑市场变成一个大工地,南宫古玩市场取而代之,逐渐成了太原最具人气的集散地。

每到周末,南宫古玩市场就成了太原市最拥挤的地方之一。

万人大卖场?胜在商业价值巨大

太原南宫古玩市场不足三平方米的地摊,日租20元。五年前,小范租下了这么个小摊位。问小范这个地摊一年究竟能给他带来多少收入?他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去年有人出2万元转让费要接他的摊位,他都没有同意。

也许你会这样算:地摊如果按年租,每周末出摊,除去恶劣天气及开会占场地,全年经营不到100天,租金需要2000元。2万元的转让费,小范其实是赚了。可你不知道的是,就靠这么个小摊,小范有了一家实体店和一间小工厂。

南宫古玩市场摊位的租金并不一样。精品古玩城及临铺面,年租金按面积和位置从5000元到5万元不等。但是据经营者说,现在已经租不到空摊位了,私下甚至有人愿意出20多万元想盘下精品古玩城和临街的铺面。

这么高的转让费是人为炒作吗?肯定不是。

单看每个周末广场上人山人海的场面,你就能知道这里是多么大的一块“磁铁”。旺季时候,拥挤的地摊会“冲破”南宫管理部门设定的红线,“占领”大楼门口、甚至路边的空地。这无疑意味着无限的商机。据小范说,周六、日两天在他摊上停留的顾客最多时能有500多人。“我数过,真的!”那么南宫周末的总人流量能达到多少?“多的时候差不多有4万(人次)吧,少的时候也有一两万(人次)。”小范含蓄地说,人多的时候,他一天的纯利润就能突破万元。而在地摊结识的许多老顾客,平日里也会不自觉移步小范的实体店,这是潜在的商机。

如今的南宫就像“万人大卖场”,吸引着省内其他地市,甚至周边省市的经营者,他们每到周末就不约而同齐聚此地,周边的住宿、餐饮等行当也因此火了起来。

采访中,记者见到了一名来自东北的卖家,据说他每隔三周就会来这里摆摊。“我就是看上了这个市场的规模!只要有好买卖,路费算啥呀?”东北人说话“杠杠的”。

古董不好卖?消费需求来决定

二十多年历史印记与人生情感的交错间,南宫古玩市场似乎已经“名不符实”。初开时,古玩几乎占领了整个南宫市场。如今这里真正意义上的古玩生意只剩不到三分之一了,更多时候,南宫市场就像个巨大的“杂货铺”,什么东西都在叫卖着。

古玩市场为何古董反而不好卖?

藏家刘先生表示,“古玩虽说更具备收藏价值,但难上手,入手价格高,加之近年来仿制技术越来越高,若非老手很难判断真假,花钱买到假货的事情很常见”。相比古玩生意的“撤退”,今时今日的南宫市场以各类珠串为代表的文玩杂项则因流行度高而更受大众欢迎。

南宫地摊经营品种可谓丰富多彩,卖服装的、卖花卉的、卖日杂的、卖茶叶的、卖眼镜的等等,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卖不出去的。

古玩生意淡了,很多卖家便由长期租摊位改为了临时出摊。老武就是如此。他专营古钱币,常年不“开张”,去年开始,他摆摊的时间愈加不固定了,挣钱也不再是他的终极目标。“摆摊就当是交流经验,认识藏友了。”相比之下,小范这些文玩生意的卖家摊位则相对固定,有的卖家甚至同时租下了三四个摊位,就为给顾客选购时提供落座的空间。

少了不少古董,“小心易碎”的牌子也不再占据显眼的地方。腾出来的摊位为衍生的产业提供了窗口,装裱字画、制作串珠、包装藏品,完善的配套服务也紧跟而上。小范的搭档秀秀就专门编制手串,每个周末都要制作上百串手串,赚钱开心的同时是手指头硬硬的老茧。

记者留意到,为了给近千名卖家提供更周到的服务,甚至连卖饭、卖水的都专门租了摊位。摊主们闲时常打趣说,整个市场最赚钱的恐怕就是卖饭的。

利润在缩小?网络营销“惹的祸”

“过去古玩是有地区价格差的。同一件东西,在本地可能是冷门,价格就会低点,但拿到另一个地方可能就是收藏的热门,价格就会向上浮动。现在不一样了,还是那件东西,网上到处都是它的介绍,各地的藏家们上网一交流,心里大致都有个数,地区差就小多了。”来自汶水的资深卖家老张对此深有体会。

从最初的放开嗓子吆喝,到如今摊前摆个牌子喷上二维码,网络营销时代,南宫古玩市场也深受影响。对此老王很有发言权。作为一家古玩店的老板,他认为网络让更多藏家了解了藏品的底价,对卖家来说未必是件好事。

这种说法也得到了其他卖家的认可。小范告诉记者,“一些文玩品在网上的售价远低于实体店。同样的东西,过去实体店能卖100元,现在也只能卖90元、甚至更低。常说‘买的没有卖的精’,网络时代,卖家可能真不如买家精。”

资深玩家李啸就表示,“网络营销显然能拉低同质同类货品的价格,给玩家更多货比三家、精心选择的空间。这对买家来说是件好事,省钱谁不愿意呢?”

面对网络对价格的冲击,为了扩大买卖,提高利润,诸多卖家也开始借力网络。小范说,近三个月以来,仅微信给他带来的销量就有6万多元,下一步他还要开一家微店,扩大营销的平台。

显然,竞争与机遇并存的当下,市场经济本身就是此消彼长的一个过程,买卖双方在博弈中一起成熟着,收获着。

对小范而言,每天都有新的期待,下个周末还要出摊,这就是生活。

编辑:jiangbing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