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全部 古代书画 近现代书画 油画雕塑 当代艺术 陶瓷古玉 文玩杂项 珠宝名表 其他藏品
2012年秋拍瓷器行情观察
2013-03-20 10:16:31来源:文物天地作者:阮富春

\

清乾隆 黄地洋彩福寿连绵图绶带葫芦扁瓶(1对) 1.07亿港币 香港苏富比

与春拍相似,2012年秋拍瓷器板块的成交额依然未能止住下降之势——纽约、伦敦、巴黎、香港、北京五大主要市场的成交额明显下滑。据相关数据,中国市场(主要是香港和大陆地区)瓷器杂项板块成交额约81.6亿元,较春拍87.8亿元的成交额下降约6亿元,较去年秋拍的116亿元下降近30亿元。但瓷杂板块的市场份额由2011年秋拍的19.92% 提升至27.72%。瓷器市场跌幅较大,中国市场2012年秋拍瓷器总成交额21.631亿元,同比2011年秋拍下跌44%,平均每件瓷器价格33万元/件,同比下跌52%。

若从微观角度观察,单件瓷器的成交价,去年秋拍行情远远高于中国书画和油画、当代艺术板块,香港、伦敦、北京不少“清三代”官窑瓷器精品成交价创造了新纪录,如香港苏富比拍出的一对清乾隆黄地洋彩福寿连绵图绶带葫芦扁瓶,拍至1.07亿港币,是年度第三件超过1亿港币的瓷器。在市场不佳的背景下,高价成交的瓷器对振奋市场信心有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去年秋拍中,各地高古瓷器板块精品少见,成交价超过百万元者数件而已。不仅如此,明代官窑精品也因上拍量少而成为稀罕之物,不说永宣瓷器,嘉万瓷器也竟难得一见,这种现象反映出精品的稀缺程度。几地高价成交的瓷器多数为“清三代”官窑瓷器,由此也说明,清代瓷器的市场基础相当坚实,有着自己独特的走势,高档精品的行情并不受市场环境的影响。拍场上一旦出现收藏传承清晰的瓷器,必然会受到中外买家的争抢,早已无漏可捡,买家多数为行家里手,他们看重的也就是地区之间的价差,所以行情反而得到了进一步的夯实,这也算是市场调整中最大的成绩吧。

五地秋拍瓷器行情变化

9月中旬纽约

去年秋拍纽约佳士得、苏富比两公司瓷器杂项板块的总成交额约为4658.1589万美元(不包括图书、印度及东南亚艺术专场),较春拍5191.03万美元的总成交额下降约500万美元。

苏富比瓷杂两场400余件流拍125件,成交率不足七成,成交额2698.5314万美元,较春拍略有上升——该公司春拍瓷杂专场318件拍出69.18%,成交额2055.34万美元。秋拍20余件成交价在30万美元以上,其中14件为明清制品,价超百万美元的6件中4件出自明清时期,说明清代艺术品已经成为纽约市场主流,所谓高古艺术品的市场在欧美的说法看来已经被事实所改写。但4件高价品中仅2件为瓷器,皆为明代官窑瓷器,30.2厘米高的明永乐青花宝相花纹抱月瓶以131.45万美元成交,巴尔的摩市沃尔特斯艺术馆旧藏、40.8厘米高的“大明嘉靖年制”款五彩鱼藻图盖罐拍至198.65万美元。

佳士得瓷杂两场收获1959.6275万美元,较春拍瓷杂3135.6875万美元的成交额下降超过千万美元,全场10件拍品价超30万美元。瓷器方面仅1件价超50万美元——六字篆书款清雍正仿哥釉弦纹铺首衔环耳壶拍至50.65万美元。

11月初伦敦

苏富比、佳士得瓷杂部分成交额、成交率、单件拍品的成交价纷纷下跌!两家公司四场拍卖总成交额仅2500余万英镑,成交价超过10万英镑的艺术品仅55件,其中价格在百万英镑以上的艺术品仅1件:苏富比上拍的清乾隆六字青花篆款青花加彩梅雀报喜图扁瓶拍至104.925万英镑!

[page]

\

清雍正-乾隆 珐琅彩题诗尧山观景图摇铃尊 3426万港币 香港佳士得

佳士得瓷器工艺品专场336件成交183件,成交率约54.46%,成交额仅816.2975万英镑,较春拍的1184.01万英镑的成交额下降近300万英镑。秋拍超过30万英镑的瓷器仅2件:明永乐青花四季花卉纹罐38.525万英镑,清乾隆或更晚时期的粉彩花卉纹题诗茶壶32.525万英镑。

苏富比三场瓷杂拍卖总成交额达1472.1055万英镑,平均成交率81.63%,较春拍1286.53万英镑的成交额、65.1%的成交率略有上升。三场中两场为规模较小的专拍:清廷珍宝私人收藏专拍上拍22件成交19件,汤普森伉俪陶瓷收藏专拍82件成交75件。中国瓷器及工艺品专场332件拍出219件,成交率65.96%。三场最最大的亮点是清乾隆青花加彩梅雀报喜图扁瓶,由30万英镑拍至104.925万英镑。这件扁瓶20世纪70年代被英国私人收藏,扁瓶的器形、纹饰源自永乐青花花鸟纹扁瓶,雍正、乾隆多仿此类青花、釉里红扁瓶,在青花上加粉彩的扁瓶市场上仅见此件。

12月中旬巴黎

苏富比、佳士得两家公司瓷器方面乏善可称,亮点出在佛教艺术品方面。

苏富比亚洲艺术专场330件成交239件,成交率72.42%,总成交额为831.6625万欧元。17件价格超过10万欧元的艺术品,仅1件价超过50万欧元,成交价前十名中无瓷器,仅有3件清代单色釉瓷器价超10万欧元。

\

清乾隆 粉彩描金无量寿佛坐像 1081万元 中国嘉德

佳士得亚洲艺术专场取得了近几年来的最好成绩,也是佛教艺术品行情冲高,瓷器方面精品不多。全场220余件拍品成交162件,成交额高达1844.6525万欧元。17件价格超过10万欧元,其中6件价超在50万至100万欧元间,2件价超百万欧元。瓷器虽然仍是专场数量最多的一类,但是在成交价格上不值一提,最高者也仅20余万欧元。

10月初-11月香港

香港市场秋拍异常热闹,中国嘉德等公司的加入,再加上古玩博览会的举办,使10月、11月的香港市场成为了中国市场年度古董艺术品交易的黄金季节。拍场上最大的热点就是瓷器拍卖行情高涨,许多重要的私人收藏明清瓷器精品汇聚香港,使其成为年度瓷器交易的重镇。

10月初苏富比携玫茵堂旧藏第四场、张永珍藏清代官窑瓷器、胡惠春旧藏单色釉藏器专场亮相,是秋拍瓷器规模最大的一次拍卖。4场瓷杂总成交额约6.18亿港币,220件瓷器的上拍量较春拍5场390件少了170件。成交额较2011年秋拍的9.6亿港币降了3亿多港币,较去年春拍的7.7亿港币也降了1亿多港币。但是胡惠春、张永珍、玫茵堂旧藏的支撑,高档精品的价格并未见下滑。

12件胡惠春旧藏清代单色御瓷悉数拍出,2件“乾隆瓷”价超千万港币。5件张永珍藏清瓷拍出3件,2件价超千万港币。玫茵堂第四场专拍51件拍出31件,成交率仅达60.78%,1件元代青花高足杯价格超过千万港币。常规瓷杂专场152件拍出63.82%,价超千万港币的5件均出自“清三代”,其中2件乾隆瓷,拍前备受关注的一对清乾隆黄地洋彩福寿连绵图绶带葫芦扁瓶,估4000万至6000万港币,最终拍至1.07亿港币,也是拍卖史上第12件成交价超过亿元的中国瓷器。

[page]

11月底佳士得中国瓷器及工艺精品专场成交额约38463.2125万港币,成交率70%,较去年春拍22518.5250万港币的成交额上涨约1.6亿港币。“清三代”瓷器的行情表现极为突出,专场成交前十名中,“清三代”瓷器占7件。清乾隆料胎画珐琅四老图小笔筒估600万至800万港币,拍至4882万港币。清雍正/乾隆珐琅彩题诗寻隐者不遇摇铃尊也以同样的估价,拍至3538万港币。另件出自同一藏家的清雍正/ 乾隆珐琅彩题诗尧山观景图摇铃尊拍至3426万港币。

10月至12月北京

整体看,北京市场去年秋拍瓷器板块行情不如春拍,成交额、成交率均大幅下滑。令人眼前一亮的是,也有“乾隆瓷”创高价——11月28日晚北京盈时推出的清乾隆青花海水祥云应龙纹梅瓶,拍至9775万元,成为中国内地拍卖史上最贵的瓷器。

中国嘉德、翰海、诚轩、匡时、东正等公司的瓷器拍卖皆有可圈可点之处,这里仅以中国嘉德的拍卖结果为样本,可略窥一斑。

中国嘉德瓷器拍卖的成交额有所下降,但仍在内地名列前茅。中国嘉德瓷器、紫砂5个专场成交超过六成,总成交额超过1.2亿元,较春拍的2.44亿元下降了一半。去年春拍该公司“古瓷萃珍”专场总成交额1.17亿元,近现代工艺美术部分5个专场总成交额1.27亿元。秋拍中,民国著名收藏家关祖章先生珍藏的乾隆御制重器清乾隆粉彩描金无量寿佛坐像从500万起拍,现场经过近50轮的竞价,拍至1081万元,成为大陆价格最高的瓷质佛像。此像是关祖章收藏的三尊清宫御制瓷塑佛像之一,“品质居三尊之冠,具有典型乾隆宫廷佛像艺术风格”。

去年秋拍紫砂器行情降幅明显,未再出现价超万元的高价现象,成交率有下滑迹象。中国嘉德2场专拍:宜陶古器遗珍专场133件成交刚过六成,成交额1555.03万元,仅2件清代名家制壶价超百万元;近现代紫砂臻品专场89件仅拍出65件,成交额2415.57万元,全场仅4件拍品价超百万元。该公司两场紫砂拍卖中,仍然是顾景舟作品价格最高,扁腹壶拍至598万元。

宋元名瓷一器难求

去年春拍香港苏富比上拍的北宋汝窑洗创出高价,一时坊间对宋元高古瓷的热议四起。然而,高古瓷器稀少的存世量,再加上真伪鉴定的困扰,收藏人群的狭小范围,多方面因素制限了高古瓷的收藏不可能在短时期内形成一定的规模。

长期以来,海内外的中国古代陶瓷拍卖主要是以明清官窑瓷器为主体,民窑产品多出自明末清初。业内人士惯常所说的高古陶瓷拍卖市场在海外,准确说重点是以纽约、伦敦、巴黎市场为中心,具有代表性的多是彩陶、汉陶、原始青瓷、唐三彩以及宋元名窑产品,但每季上拍的数量每况愈下,越来越少,有的场次甚至难得一见。可见,少量传世品多沉淀在收藏者手里,若非遇到成批量的换手,市场很难见到成系列、具一定规模的高古陶瓷出现,也就没有稳定的行情可言。

去年秋拍几大市场上宋元瓷器是稀罕之物。有行家分析,一方面是高古瓷的流通数量本就有限,不可能常有精品出现,换手率较低;另一方面则是市况不佳,不急于出手的藏家不会轻易出货。

资料显示,去年秋拍中仅香港保利首拍中出现过数件宋代瓷器,多为知名收藏家旧藏。价格较高的一件宋代官窑小洗直径7.5厘米,来自著名收藏家仇炎之旧藏,拍至644万港币。直径30厘米的宋代定窑印花双鱼花卉大盘原为日本人松下幸之助旧藏,拍至391万港币。一件高30厘米的宋代磁州窑刻荷花纹梅瓶,是香港收藏家徐展堂的旧藏之物,46万港币拍出。

物以稀为贵,世纪初以后来,价格狂飙的元代青花瓷器,已成高价品的代名词。继去年春拍北京华辰以6888.5万元拍出直径45厘米的元青花鱼藻纹折沿盘之后,秋拍市场上又出现了数件。首先亮相的是来自玫茵堂旧藏的14世纪初至中叶的青花模印游龙争珠图高足杯,口径11.5厘米,估850万至1000万港币,10月9日在香港苏富比拍至1242万港币。类似形制的高足杯多收藏于海内外博物馆,私人收藏中罕见。这件高足杯器型标准,圆弧壁,侈口,高足外撇呈竹节凸棱,杯内心绘青花折枝菊花,内壁模印一对四爪逐珠游龙,一龙前方青花书“玉”字,杯口沿绘一周青花卷草纹。杯外壁绘青花三爪行龙戏珠纹。

12月5日北京保利拍场上出现一件高37.5厘米的元青花云龙纹牡丹铺首罐,拍至1322.5万元。罐洗口,溜肩,肩部饰双兽耳,通身绘回纹、卷草花卉纹、云龙纹、缠枝牡丹纹和变形莲瓣纹六层纹饰,青花发色明快艳丽,带有黑色结晶斑点。

12月8日,伦敦邦瀚斯也上拍了一件欧洲收藏家收藏的元青花缠枝牡丹纹罐,高28.6厘米,估100万至150万英镑。罐造型端正,青花发色浓艳,颈部绘江崖纹,肩饰缠枝莲纹,腹部以缠枝牡丹纹为主纹饰,下绘一圈卷草纹,足部纹大朵莲瓣纹。10月中旬该公司曾携此罐到北京巡展。

去年10月下旬上海博物举办“幽蓝神采——元代青花瓷器大展”,再掀一股元青花收藏讨论热潮。国内各路民间收藏者涌向上海,甚至还有收藏者举办了数场民间收藏元青花瓷器展,令人大开眼界。元青花的真伪鉴别、存世数量等依然是最受关注的焦点话题。然而,由于缺乏可信的有关元代青花瓷的生产、收藏的文献资料,国内的元青花研究依然困难重重,也直接影响到了收藏市场上的行情,至少目前仍然是价格上行乏力。

明代官窑精品也成稀罕之物

收藏受好者历来说明清瓷器,都连在一起表述,原因即在于明清时间距现在较近,官、民窑产品存世数量较多,瓷器的制作工艺传承清晰,很多技法一脉相承,器型、釉色、纹饰寓意等瓷器的审美趣味较容易被现代人接受。然而,如果仔细分析去年秋拍的成交情况就会发现,明清瓷器的收藏与拍卖正在发生变化——往年数量多见的明代瓷器现今也不容易见到了。

笔者粗略统计,中国市场区域内,去年秋拍成交价格超过200万元以上的明代官、民窑瓷器精品仅23件!从这个角度看,似乎我们对去年春拍的明宣德青花暗花海水游龙图高足杯,为何能拍到11266万港币的高价会有较客观的认识——明代瓷器也悄然成了稀罕之物!

以这23件明代瓷器为样本看,其窑口分布大约是:钧窑1件,龙泉窑1件,景德镇窑21件。按时代看大约是:明初1件,洪武2件,永乐7件,宣德5件,正德3件,嘉靖3件,万历2件。可见精品主要出自永宣两朝,成交价也是永宣制品最高,这与永宣瓷器是明代制瓷高峰有密切关系。

出自景德镇之外的2件瓷器由保利香港、北京拍出:一件曾William Randolph Hearst、徐展堂在望山庄旧藏的明宣德龙泉刻花卉纹大缸,直径63厘米,拍至264.5万港币。明初龙泉窑的瓷器生产工艺虽然较元代有所有降,但是从器型的规整程度,修胎、施釉、刻绘技术仍然是同期景德镇制瓷工艺难以比肩的。传世的明初龙泉窑瓷器精品,特别是以大罐、大盘为代表的一类精品,成交价格并不低;另一件是曾经欧洲、日本藏家旧藏的明初钧窑丁香紫釉葵花式三足洗,底刻“七”字款,宽22厘米,拍至632.5万元。这类钧窑制品究竟是元代制品,还是明初生产,过去很长一段时期都是学术界探讨的课题,现在流行的说法都归入了明初。如果从这个时间点看,景德镇明初的制瓷技术显然落后于钧窑、龙泉窑,相信了解这一史实,对收藏明初龙泉窑、钧窑瓷器会有很大帮助。

收藏市场上的洪武瓷器多是釉里红以及青花瓷,釉里红发色完美者难以见到,价格已达数千万元。青花瓷采用国产钴料,提炼不纯,发色灰暗,精品不多见。去年秋拍洪武釉里红瓷器以中国嘉德成交的2件具代表性:高32.3厘米的釉里红缠枝牡丹纹玉壶春瓶345万元,曾经北京翰海、云南典藏两度拍出;直径41厘米的釉里红缠枝花卉纹大碗287.5万拍出,原是徐展堂旧藏品。

7件永乐瓷器中6件为青花瓷,1件是甜白釉瓷。高19.3厘米的甜白釉僧帽壶估8万至12万英镑,在伦敦苏富比拍到了26.525万英镑,可谓永乐甜白釉的代表品种。6件青花瓷2件出自玫茵堂珍藏:口径21.3厘米的青花枇杷缠枝花卉纹莲子碗458万港币,原为艾弗瑞·克拉克夫人藏品;高25.3厘米的青花缠枝牡丹扁瓶422万港币,出自Nancy and Ira Koger旧藏;1件是仇炎之旧藏品,由北京保利拍出,青花四季花卉纹菱口大盘517.5万元。其他3件是青花海水缠枝莲纹板沿盘、青花海水缠枝莲纹折沿洗、青花缠枝莲纹双系小罐。

4件宣德青花瓷均由北京市场拍出,北京保利拍至2530万元的“大明宣德年制”六字款青花镂空花卉海浪纹花熏,为英国私人收藏,高38厘米。花熏具有浓郁的西亚银器风格,这一器型乾隆时有过仿制,中外博物馆均有收藏。另外3件由北京京正拍出,器型也是具有西亚风格的花浇、卧足碗。

3件正德瓷器分别是青花盘、青花斗彩开光阿拉伯文出戟六管瓶、黄地青花栀子花卉纹盘,以玫茵堂珍藏的青花穿莲游龙图盘最佳,此盘直径19.5厘米,314万港币拍出,也来自艾弗瑞·克拉克夫人旧藏。

3件嘉靖瓷器是绿地红彩瑞芝缠枝莲纹葫芦瓶、青花九龙大盘、五彩鱼藻纹罐。玫茵堂珍藏的“大明嘉靖年制”款绿地红彩瑞芝缠枝莲纹葫芦瓶拍至506万港币。葫芦瓶高20.8厘米,葫芦形、缠枝莲纹、灵芝纹受嘉靖皇帝信奉道教习气的影响,富有时代气息。绿地红彩的瓷器装饰方法应该就始于嘉靖一朝,也许是过于俗气,嘉靖以后直到清代,类似传世品都不多见。

2件万历瓷器可称五彩瓷的代表之作,北京东正拍出的一件是高12厘米的青花五彩瑞兽纹鼓式促织盖罐839.5万元,六字款,是台湾“清翫雅集”藏家旧藏品。盖罐器型特殊,青花五彩韵味十足;另件是伦敦苏富比30.125万英镑成交的五彩开光争珠游龙图笔筒,高15.4厘米。

成化时期景德镇制瓷业已经远不如永宣时期,正德开始,明代再无有能力的君主,后继者贪图享乐,国力式微,嘉万时期宦官、奸臣当道,民不聊生,景德镇官窑瓷器烧制一蹶不振,导致制瓷工艺低下,精品难见,如上述的嘉靖葫芦瓶,器形毫无美感,绿地红彩粗俗不堪,可见藩王之子出身嘉靖帝终生痴迷于道教追求长生不老,并没有较高的艺术修养,当时的官窑瓷器反不如同时期的民窑瓷器、外销瓷器让人耳目一新。

“清三代”官窑瓷器行情具有全球性

去年秋拍海内外瓷器上拍量最大的地区是中国香港、北京市场,高古瓷器方面乏善可称,但纽约、香港、北京等地上拍的“清三代”瓷器精品行情不降反升,涨声一片。笔者统计,仅中国市场秋拍成交价超过千万元的清代官窑瓷器就达21件。来源、收藏传承清晰的清代雍正、乾隆两朝官窑瓷器,受到了中外收藏者的追捧,香港、伦敦市场表现最为明显。

经过康熙时期景德镇制瓷业的蓬勃发展,雍正时已经进入了成熟期,这一客观条件为高档瓷器的产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雍、乾两朝在皇帝的亲自过问下,特别督陶官制度的实行,造就了两朝官窑瓷器的非凡成就,各种釉色、器型、纹饰咸备,达到了陶瓷烧造史的最高成就。也因此,雍正、乾隆官窑瓷器长期是中国市场上的高价创造者。去年秋拍亦然,各地均出现了值得特别记忆的雍、乾瓷器精品,分别出自香港、伦敦、旧金山、北京等地,由此也可看出中国瓷器行情全球性。

香港上拍的几批著名收藏家的瓷器,拍出了清代瓷器的年度最高价。苏富比的玫茵堂、胡惠春、张永珍旧藏名品人气旺盛,清雍正青花矾红水波云龙图折沿大盘拍至4098万港币,一对清乾隆黄地洋彩福寿连绵图绶带葫芦扁瓶拍出了1.07亿港币。对瓶的收藏者出身显赫,20世纪40年前流入美国酵母制造业大亨后人Christian Holmes家族,是所知相同器型、纹饰仅见的私人藏品,器型秀美、纹饰、工艺精细,是乾隆朝的官窑精品。该公司上拍的乾隆瓷最具市场号召力,9件乾隆瓷总成交额高达3亿多港币,占瓷杂总成交额一半。胡惠春旧藏的一对清乾隆松石绿釉浮雕缠枝莲纹石榴尊拍至2306万港币。

佳士得成交价超过千万港币的瓷器均为“清三代”制品,上述清雍正-乾隆时期珐琅彩题诗“寻隐者不遇”摇铃尊、清雍正-乾隆珐琅彩题诗尧山观景图摇铃尊均被Littleton & Hennessy Asian Art公司竞得。该公司是业内知名的古董公司,在美国、伦敦和香港都有驻地。两件摇铃尊纹饰风格相似,19世纪即被英国收藏家希普斯理收藏,后入美国贝莱尔之手,早在1890年已被出版,1915年霍布森被收入《中国陶瓷》下卷。同场上拍的康熙、雍正御制瓷器也拍出高价:清康熙六字楷款月白釉柳叶尊估120万至180万港币,最终拍至1242万港币;一对清雍正天蓝釉弦纹盘口瓶估250万至400万港币,拍至3426万港币,超出最低估价十倍。

嘉庆瓷器精品的行情依然坚挺,北京保利上拍的一对清嘉庆黄地洋彩缠枝花卉暗八仙象耳盖罐拍至1322.5万元,这对罐曾是英国陆军参谋总长Walter Fane(1828-1885)的旧藏品,2002年伦敦苏富比秋拍时释出。

去年伦敦秋拍也是雍正、乾隆瓷唱主角。苏富比拍出的清乾隆青花加彩梅雀报喜图扁瓶之外,11月16日伦敦小镇拍卖的中国瓷器再现高,莱本镇的坦南特拍卖行299万英镑成交拍出一件清雍正青花缠枝行龙纹长颈瓶,被香港买家竞得,但后来一位北京收藏家质疑其成交的真实性,并认为对这些在异国小镇上拍出高价的中国艺术品应保持足够的警惕性。当地时间12月12日,旧金山邦瀚斯上拍美国前第一夫人卢·亨利·胡佛(Lou Henry Hoover)旧藏的清雍正青花缠枝花卉纹天球瓶,拍至590.25万美元,此瓶拍前仅估价仅50万至70万美元,也被Littleton & Hennessy Asian Art公司竞得。

几大市场上的清代瓷器精品,都受了中西收藏者的追捧,特别是以Littleton & Hennessy Asian Art公司为代表的西方古董公司屡屡出高价购买,说明现今中国古代瓷器的收藏群体依然具有全球化的开放性,高端精品的行情更具国际性,区域经济的变化很难对其产生直接影响。既便是局部区域行情下调,对于专业的行家里手来说,反倒是难得的进货机遇。

这种现象也说明明清瓷器不再仅仅是受中国收藏者青睐,由于古代陶瓷精品存世数量每况愈下(大部分收藏传承清晰品都沉淀在收藏者手里),市场流通品大量减少,西方收藏者也不再视角局限于中国高古瓷器领域,开始追逐明清产品。他们更能够清晰的认识到,明清官窑瓷器也是分层次的:皇帝和皇室御制雅玩品是最高级的,其次是宫廷用于陈设、祭祀之物,而用于赏赐的比如赏瓶一类的瓷器价值远不如前几类高,相比之下,日常生活用瓷的价值就更低。

事实上当前中国瓷器最主要的买家仍是美国人,其次是欧洲人,最后才是华人。不同的是,欧美市场近几年一直在下滑,难言增长,而华人的购买势力逐渐高涨。但是,华人世界距离形成全民性的收藏之风和真正的艺术消费时代尚有一段相当的距离,目前活跃于市场只是一小部分富人,以及先知先觉的行家。

一个值得重视的现象是,在古瓷精品数量稀少的背景下,拍卖公司继紫砂器、当代瓷器之后,加大了对近现代名家制瓷的推介。中国嘉德、北京翰海、北京匡时、北京保利等公司均开辟专场拍卖,处在市场开发之初,先不论这一类艺术品的行情是否真实反映了收藏现状,至少让收藏者开拓了视野,能够有较多机会接触到20世纪前半叶哪些曾经叱咤风云的制瓷名家作品。有的作品甚至拍至数千万元——1930-1931年王琦、汪野亭等人制作的六件粉彩人物山水瓷板在北京拍至3277.5万元。当然,这一类作品未来的行情是否会稳定下来,还有待市场的实践和检验,现在断言为时尚早。

【编辑:田茜】

>相关文章

编辑:tianxi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15311481856 主编信箱 Email:[email protected]
媒介QQ:1484571929 新闻主编信箱 Email:[email protected] 商务合作[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