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全部 古代书画 近现代书画 油画雕塑 当代艺术 陶瓷古玉 文玩杂项 珠宝名表 其他藏品
策展人手记——就“味象展”对贾方舟的采访
2013-09-04 10:52:41来源:中国艺术批评家网作者:贾方舟

贾方舟

贾方舟

关于您与这次展览

记者:龙美术馆邀请您策划这样一个展览的目的是什么?

贾方舟:这个问题应该由龙美术馆来回答。据我所知,他们在开馆展的当代部分有很大一批写实风格的藏品未能展出,可能出于这个原因,考虑以专题的方式单做一个展览。

记者:这个展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筹备的?

贾方舟:年初吧。

记者:现在进展如何?有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贾方舟:展览于4月12日开幕,可以说基本实现预想的效果。

记者:您认为这次展览最大的亮点是什么?

贾方舟:我个人认为最大的亮点有二:一是国内最重要的写实油画家大都在列,二是把写实油画引入一个学术话题:即写实在当代的可能性。

记者:在藏品充足的情况下,策划展览是不是变得更加得心应手 ?你策划这次展览用了多长时间?过程中有什么让你觉得有趣或者难忘的事情?

贾方舟:整个筹展过程和馆方合作得很愉快,从馆长到工作人员都十分敬业,而且十分尊重策展人的意见。只有一件事不合我的心意:那张招贴采用了陈逸飞的《长笛手》,我觉得这件作品商业气息太重,是我在初选时选掉的作品。但它的黑色背景作为招贴的视觉效果很好,所以我并没有提出反对意见。后来知道,这件作品是王薇女士花了四千多万拍到手的,大概是参展作品中最贵的一件,钟爱之情可以理解。但作为这个展览的第一代表作,无疑消弱了该展的学术性。

记者:在这次策展当中,您主持了“写实在当代发展的可能性”的研讨会,这是最近几年艺术界最热衷探讨的问题,为什么还要拿到这里来讨论?最后讨论的结果是什么?

贾方舟:最热衷讨论的问题正好说明是最困惑大家的问题,它已成为写实画家的一个焦虑。“写实”在20世纪初曾经是中国画家的一个孜孜以求的一个目标,但到世纪末却变成了一个问题!在艺术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年代,它曾经很辉煌;在艺术市场化的今天,它的身价也很显赫,但在当代语境中它还有多大发展空间?大家虽然在讨论中并没有对写实绘画采取全盘否定的态度,甚至有批评家还替它说了好话,反倒对当代艺术提出质疑。但就总体而言,一个明显的事实是,在当代艺术的整体格局中,写实绘画再难回复到原有的主体地位了。

关于您与龙美术馆

记者:这是您和龙美术馆的第一次合作吗?

贾方舟:是。

记者:什么样的契机和原因让您和龙美术馆开始合作的?

贾方舟:他们在开馆展的开幕式邀请名单中就有我。这次合作是他们邀请我出任策展人,至于出于什么原因请我而不是别人,我就不得而知。

记者:你觉得龙美术馆与众多私人美术馆相比有什么特别?

贾方舟:龙美术馆不仅有丰富的藏品,而且它是首先有了多年的藏品积累,然后才有硬件设施。藏品是美术馆赖以存在的理由,没有藏品的美术馆形同虚设。不少私立也包括公立的美术馆只是找个理由圈地盖房,并没有作为一个美术馆应有的建制和收藏,美术馆应有的功能也就难以发挥。而龙美术馆在这些方面做得都不错。

记者:您觉得龙美术馆的经营模式和经营理念有什么出众之处?

贾方舟:他们还处在建馆初期,经营模式和经营理念还未全部显现出来。今年他们还要在浦西建成一个规模更大的新馆,他们已经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一切尽在期待中。

记者:您认为龙美术馆在当代写实绘画当中作出了什么样的贡献?

贾方舟:这个展览和相关的研讨会就是他们做出的贡献。

记者:刘益谦和王薇夫妇的藏品很多,这次以他们的藏品成展,作为策展人,您觉得作藏家的藏品展有什么难度?

贾方舟:难度就在于它给定了一个选择的范围,在这个范围内的作品未必能体现我的学术思考。比如藏品中缺少写实油画中的一员重将——忻东旺的作品,而刘小东的作品也不具有代表性,所以难以体现策展人的真正选择。

记者:你如何看待刘益谦和王薇夫妇对写实油画的收藏

贾方舟:大部分重要的写实油画家的作品他们都有收藏,而且有不少重要的作品都在他们手里。但藏品中也有不少没有多少收藏价值的作品,而且,就当代艺术的整体而言,最具学术价值的作品可能是在写实作品之外。所以我特别期待他们能在今后的收藏中向中国当代艺术倾斜。因为这方面的作品官方少有收藏,而红色经典无法和官方美术馆竞争,因为最好的作品差不多都在中国美术馆。而当代艺术收藏在国内美术馆几乎还是个空白,如装置、影像、行为、新媒体等,机不可失!

记者:您认为龙美术馆收藏着中国最好的当代艺术吗?

贾方舟:最好不用“当代艺术”这个概念,否则又会焦虑。应该说,龙美术馆藏有好多经典作品,具有美术史意义的作品,从古至今都有。

记者:这次展览中,除了“中国写实画派”成员的作品以外,其他的是怎么筛选出来的?

贾方舟:这次展出的作品是从藏品中选出的作品,这些作品基本上都可以归类为写实绘画,但与“中国写实画派”这个概念没有关系。我在画册序言中特别将“写实主义”与“现实主义”做了区分,本次展出的作品基本上不涉及意识形态色彩和政治内容。虽然这两个概念的外来语是同一个,但在中国经过多年演化使这一概念具有不同的含义,我在序言中特别做了说明。

记者:虽然是同样的写实画派,却是各有不同。请您选取几位参展艺术家的作品,说说他们特别的地方?

贾方舟:写实绘画虽然都是以再现客体(对象世界)为目标,但由于画家的选题、观察的视角、关注的兴趣点、表现手法及至个性的不同,各自呈现出的风格面貌也不同,不必特别举例,到展厅走一圈或翻翻画册就不难看出各自的差异。

关于您对当代写实的看法

记者:您如何看待当代写实油画以及它的当代性?

贾方舟:这个问题应为“您如何看待写实油画以及它的当代性?”我们只能说“写实油画有进入当代的可能性”,但并非写实油画就天然地具有当代性。

记者:在艺术如此多元的今天,您认为“写实油画”有着怎样的独特魅力?

贾方舟:也只有从多元的角度给“写实油画”留出一方天地。就像唐以后依然有人写诗,直到今天你依然可以写五言诗,写七律,而且可能写得很精彩,但和这个时代的表达方式已经没有多大关系。

记者:您认为当代艺术和传统的“写实油画”有冲突性吗?为什么?

贾方舟:人类在艺术领域中的不断探求,使每个时代都会有属于这个时代的表达方式。唐诗好不好?好。可是如果宋元明清都写诗,中国还有文学史吗?正是老祖宗的这种不断求新的精神,才会发展出宋词、元曲和明清的小说。写实油画固然好,但永远的写实我们如何续写今天和明天的美术史?

记者:您如何看待写实油画在当代的前景?

贾方舟:可以说,大多数写实作品都可能与当代艺术无缘。这里首先要排除两个大类:一类是按照官方意识形态要求和歌颂模式创作的那些歌功颂德的作品,一类是迎合市场、迎合中产阶级审美趣味的那些矫揉造作的作品。当然,我们也可以清晰地看到不少坚持写实的艺术家所做出的突破性进展,正是他们的思考和努力,打开了写实绘画进入当代的可能。比如改革开放初期的罗中立在《父亲》中对农民生存现实的质疑;陈丹青在他的《西藏组画》中对人性深度的发掘;90年代的石冲尝试在写实绘画中融入观念的表达;新时期的刘小东在三峡移民这样的时代大变迁中表现出来的直接现场感;忻东旺在十多年创作中建立起来的农民工形象长廊;徐唯辛以大幅肖像的方式均等地再现形形色色的“人”;朝戈在精神层面对人性的深层追问;刘溢在诡异的画面中展现出对复杂人性心理的探求等等,都让我们感受到写实绘画进入当代语境的某种尝试和努力。所以,关键不在于“写实”还是“非写实”,关键在于其作品能否进入当代语境之中。

关于策展

记者:什么契机和缘故让您开始做策展人的?

贾方舟:这个问题说来话长,批评家转向策展,完全为时代所使然。其实在80年代,并没有纯职业的批评家,批评家的第一身份多为编辑。因为文本的途径和批评的有效性主要是借助报刊这一传播媒介实现的。许多重要的批评家本身就直接掌握着编辑权和发稿权。本人也曾应邀担任《美术》编辑、《美术思潮》编辑(未成行)、《中国美术报》特约记者等。即使不做编辑的批评家,他们与编辑也存在着一种“默契”与“联盟”。但进入90年代,由于众所周知的政治风波,作为批评家的编辑权没有了,几个关注当代艺术的报刊或者被叫停,或者主编、编辑走马换将。因此,批评家以策展人的身份出现,就成为一种必然选择,批评家只有通过策展来行使他的话语权。所以批评家转向策展,是90年代批评家的一种集体选择。我最早参与策展是92年由水天中、郎绍君、刘骁纯等集体策划的1993—1995年的“美术批评家年度提名展”,以后才以“独立策展人”身份策划规模不等的大小展览。整个90年代,可谓一个批评家转向策展的策展人时代。

记者:您是如何体现你的策展思想的?

贾方舟:当一个策展思想形成以后,余下的工作就是要对策展理念做出准确的阐释,同时要选好艺术家和作品,因为正是这些作品才有可能体现出你的策展思想。

记者:在您策划的众多展览中,哪一次是您特别难忘或者比较特别的?

贾方舟:1998年策划的《世纪·女性》艺术展。展览以四个展题(历史与回顾——文献展;理想与现实——藏品展;自身与环境——外围展;延续与演进——特展),三个展区(中国美术馆、当代美术馆、国际艺苑美术馆),一个学术论坛是(性别视角:文化变迁中的女性艺术与艺术女性)。以78位来自大陆、港台和海外的女性艺术家的“庞大规模”、贯穿一个世纪的历史主题来显示女性艺术在中国当代艺术中不可忽视的地位和实力。同时也为女性主义理论和女性艺术这个来自西方的后现代话题的展开提供了丰富的可供参照的个案。就学理背景而言,西方女性主义批评理论的引入(主要指其提倡“他者”的声音,试图将被男权社会边缘化的一个另类族群的边缘话语转变为主流话语的努力),不仅为中国当代艺术批评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也为对上千年的父权制文化的清理提供了有力的武器。展览整整筹备了一年,做得非常艰辛,以致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想再策划展览。

记者:作为著名策展人,您认为要策划好一个展览,最关键的是什么?

贾方舟:最关键的是能找到一个准确切入当代问题的主题,并且能找到和这个主题相关的艺术家。

记者:目前有其它的展览计划吗?

贾方舟:目前尚有三个展览策划,正在筹备中。一个是9月1日开幕的北京798悦美术馆主办的“时尚之巅:第二届当代女性艺术邀请展”;第二个是“能见度:上海油画雕塑院油画邀请展”,将于9月24日在上海油雕院美术馆开幕;第三个是伊斯坦布尔双年展中国展:CYAP“中国青年艺术家扶持推广计划”展,将于9月9日在伊斯坦布尔开幕。

>相关文章

编辑:tanyumei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