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全部 古代书画 近现代书画 油画雕塑 当代艺术 陶瓷古玉 文玩杂项 珠宝名表 其他藏品
高氏兄弟:中国当代艺术中的政治表达
2013-06-27 11:17:27来源:ARTouch

高氏兄弟——中国当代艺术中的政治表达

艺术,政治与社会

ARTouch:你们的作品非常强调艺术与政治和社会的关系。你们如何理解这种关系?

高氏兄弟:中国本身是一个高度政治化的国家。父亲文革遭受迫害遇难给我们的童年以及后来的生活和艺术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因此我们一直坚持认为政治、社会、生活与艺术是一个整体,我们的艺术不是为了形式而形式,或为了艺术而艺术的艺术。我们的作品几乎都与政治和社会及生活保持着紧密的联系。这也导致了我们有些政治性较强争议性较大的作品在国内也很难展出。但现在是网络时代,尽管有些作品无法在国内展出,但在国外展出以后也还是可以通过互联网反馈到国内被人们看到并产生一些影响。

ARTouch:你认为艺术在多大程度上真正对政治产生影响呢?你对艺术在政治上的作用有哪些期待呢?

高氏兄弟:我们并不想夸张艺术的作用和功能,但却认为艺术存在尚可挖掘探讨的无限可能性。艺术的政治性表达尽管不能单独完成改造社会的任务,但它可以通过干预社会与政治激发人们的想象力,对社会进步产生积极的影响。当然,艺术通过形式语言表达不同于知识分子言论表达,有其自身独特性,它在批判的同时也在建构本体论方法与形式。

ARTouch:你们如何理解艺术的概念?

高氏兄弟:我们认同博伊斯提出的社会雕塑的扩展性概念。它在转型过程中的中国将大有作为。在当代,纯粹的艺术家已不复存在,而所谓纯粹的艺术则是死亡的艺术。我们认为只有不断超越自身既定边界的艺术与艺术家才有可能对未来产生更大的影响。近两三年来我们也在通过微博言论来表达我们对中国社会与政治的看法。尽管我们并不确认它是艺术,但也不认为它外在于我们的艺术。至于别人认为这是否艺术,我们并不太在意。

ARTouch:艺术能否促进真正的公民身份的出现?

高氏兄弟:在极权中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公民是所有宪政论者为之努力的方向。但为了实现这个目标,需要在成为真正公民之前必须拥有公民意识。也就是说,作为当代艺术家,在正视艺术家身份的同时更需要正视一个公民身份,使二者并在,或是合二为一。艺术家不同于一般人的地方在于艺术家掌握着一种特殊艺术语言与手段,当艺术家运用这种特殊艺术语言与手段从事艺术创作时,实际上也是在践行一种公民职责。艺术不能保证公民身份的出现,但对公民身份的出现应当会有一定的促进作用。

ARTouch:当你们希望通过艺术作品对政治以及社会产生影响时,你们的对象是谁?当权者?公民?

高氏兄弟:艺术创作就像呼吸一样,我们并不总是考虑呼吸有什么用。呼吸是保障生命存在的基本方式。我们必须呼吸才是最重要的。做我们想做的,说我们想说的。谁看到听到就算是为谁做的。当然,我们也不是完全不想这个问题,但很多时候我们想也没有用,这似乎并不由我们决定。我们更希望我们的那些政治性批判性强的作品在中国展出,但却无法实现。这是一个严峻的问题。我们不得不考虑另外的可能性。一种通过网络曲折的返回大陆的方法。说我们不考虑受众,仅仅是说我们在创作时的一种“不思未来”的创作态度。事实上我们也常常通过某种途径来实现与社会更为紧密联系的互动。比如“拥抱”。虽然它并不直接指涉现实政治,但它所探索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则绝对在政治范畴之内。我们认为当代艺术总体上是一种不同于以往极端追求形式语言创造的现代派,更不同于刻意以美为终极追求的古典艺术的当代性政治艺术。

ARTouch:在国内的环境下,你们创作和展出政治性较强的作品遇到过哪些困难和挑战呢?

高氏兄弟:挑战说不上,困难与麻烦确实从未间断。比如一次在罗马的一个个展全部展品被中国海关群不扣留。其中因为有的雕塑《Miss Mao》。这种事情并不只发生了一次。画廊开始急得没有办法团团转,后来从一些藏家手里借来作品才算没耽搁了展览。结果本来是一个艺术展览,后来变成了一个社会事件。当时许多意大利媒体都针对海关扣押作品做了报道,给那家画廊做了一个很大的广告。画廊转忧为喜。再比如纽约时报报道我们的作品‘跪毛’(《下跪忏悔的毛》, 2009)后,帮我们铸造这个作品的铸铜厂老板被关了四个多月。同时知名毛左网站乌有之乡上的声讨声充满文革火药味。而且后来真有三个毛左闯到798我们工作室“踢馆”。幸亏我们当时不在,我们助手接待了他们。不然也许会发生一场难以预料的冲突。

ARTouch:政治与我们每个人都密不可分,但你们是否认为当代艺术家应该有鲜明的政治性?政治话题在中国当代艺术中应该处于什么位置?

高氏兄弟:艺术家持有不同的艺术观念,是否具有鲜明政治性是个人的自由。但无论如何我们认为在如此一个高度政治化的极权社会,无论艺术家还是普通人,对政治不闻不问,或声称与政治无关是不可能的。要么顺从现行政治秩序,要么质疑反对,二者必居其一。当一个人或艺术家声称其不关心政治的时候,其去政治化态度是被规训的结果,是患有政治恐惧症的表现。我们认为,不管承认与否,极权政治体制的存在决定了政治问题及其话题对于中国当代艺术还是对于当代中国都是紧迫的,处于首位的。

关于‘毛’

ARTouch:不得不承认‘毛’的政治符号为许多艺术家提供了创作空间,也营造了艺术市场;很多政治波普艺术家都在‘毛’这个符号上做文章,比如王广义等。仅从艺术的角度看,你们的作品有何不同吗?

高氏兄弟:本质的区别在与我们所有关于政治的表达都是我们真实的态度。也就是说我们有关猫的作品不仅仅是艺术品,同时也真实地代表了我们的政治观念和立场。而非借其符号来制造市场神话或来表现自己的与众不同。毛形象确实制造过一个市场神话,但这个神话随着毛形象的泛滥正在破产。如果一个艺术家缺乏主体性,无论其运用什么形象都只能是符号的利用,而与其政治立场无关。艺术家立场与其作品的两元化是一个普遍的现象。这是因为艺术的符号形式具有暧昧性,是可以模仿的。当一个艺术家借用符号挪用或创造了某种形式,常常会使人误以为其是有态度的。比如王广义的毛作品,很多人将其某些作品视为批判的,但其对毛却常有赞美甚至崇拜之辞。直到2009年王广义还在访谈中说“我现在还是觉得毛泽东的时代是一个伟大灿烂的时代……我想起毛泽东时代还是充满着敬意”。可见他与我们的不同是根本立场的不同。

[page]

ARTouch:当代艺术与娱乐的界限有时很模糊。过多的关于‘毛’的艺术创作会不会影响观众看待‘毛’和历史的心态?会不会起到阻碍作用?

高氏兄弟:这就是我们说的问题所在。过于泛滥流行的娱乐性游戏化毛作品确实在消解毛神话的同时也掩盖了毛罪孽的严重性,致使历史反思停滞消解于轻描淡写的玩笑之中。所以我们创作的《Miss Mao》(毛小姐,2006)幽默讽刺而非游戏娱乐,且在幽默讽刺之中潜藏对毛在后毛时代的繁殖性的深重忧虑。《跪毛》《毛枪杀基督》反思批判而非戏谑玩笑,并在反思批判中带有终极关怀式的审判与宽恕。总之,我们认为在政治体制没有根本变化,毛之罪没得到彻底清算的状况下,对毛的批判应当严肃深刻。

ARTouch:艺术事件往往因为你们要表达的内容变成了社会事件。从这个角度上看,它并不是一件坏事,对吗?

高氏兄弟:这是一个社会事件频繁发生的时代,而灾难性是今日社会事件的共同特征。我们从内心并不希望灾难性事件的发生,但灾难性事件的频繁发生却是一个难以回避的现实。我们借用这些灾难性事件的表达正是想引起人们对灾难性事件的关注,并进而探讨其何以发生,如何避免并予以根除。当然艺术首先是提出问题的方式,而非根本解决问题的方式。尤其遗憾的是在制造灾难的社会体制与提示灾难讨论消除灾难的艺术表达相比,后者是无力的。能保证做到的也许仅仅是表明一种个人立场。所以,从最低限度来看,对这些问题的表达也不会是坏事。

ARTouch:国内的观众与国外的观众对你们的作品有什么不同的反馈吗?

高氏兄弟:其实我们近些年在国内举办的展览比较少。对我们作品的反馈多数来自与西方,由于许多作品在国内展出受限,海外展出较多。所以在西方展出得到好评大大高于国内。大多数西方人不仅通过我们的作品了解中国的当代艺术,也在丛中看到中国的变化以及我们对这些变化所持有的态度与看法。除了2010年艾未未和奥利瓦(Bonito Oliva)在草场地艺术文件仓库策划了我们一个油画个展外,国内方面的反馈主要来自于网络。网络间对我们的作品褒贬都有,而且针锋相对。赞扬者认为我们坚持了一种独立的民间立场,反对者则认为我们哗众取宠亵渎其偶像。经常看到网上有人不断地把我们在海外展览的作品图片与消息发到网上,有些被删除,又贴上,又删除,反反复复。令人欣慰的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正在学会鉴别作品质的区别,并懂得透过作品表象分析作者的思想的深刻与肤浅,真与假。即使是同属毛题材,表达也是不同的。

ARTouch:真的‘毛’与假的‘毛’有什么不同?

高氏兄弟:其实通过作品是可以分析出一个艺术家对毛的真实态度的。只是由于毛形象的泛滥造成了鱼目混珠的现象,而导使人们笼统视之。对于仅想借毛形象发财出名者来说,早在若干年前。毛形象已经没有多少可能性了。但对于真正试图抵达真实历史场景,并进行深刻反思批判者来说,只要毛所建立的体制尚存,毛罪一天没得到清算,毛就是一个值得继续深入批判探讨的一个重要形象。真正的批判之思与徒有虚表的把玩是无法混为一谈的。总起来说,凡是认不清毛深重的历史罪孽,仅以商业或游戏躯壳方式制作的毛作品都不可能和中国历史社会构成真正的关系,也都不可能创作出具有内在反思批判力量的作品。我们的某些批毛作品之所以仍有争议性,是因为我们从不依据艺术系统的时尚性潮流趋势进行创作,对中国社会的总体性判断以及对未来政治状况与发展的判断及其困扰与忧虑才是我们作品的真实依据。

ARTouch:对于‘毛’这一主题的表达,你们的作品属于一种什么样的叙事方式呢?比如‘跪毛’在我看来是一种线性的幻想式的表达。你们怎么看?

高氏兄弟:我们对于毛的表达方式是多样的。《Miss Mao》、《枪决基督》、《跪毛》等都有各自的表达方式。《跪毛》创作的想法产生于许多年前,我们只是选择了一个我们认为适当的时间完成了它。毛之罪,世人皆知。令其下跪忏悔是一种自然的冲动。然而,毛早已死去,是不可能跪地认罪的。即使他活着也永远不会忏悔。我们只是通过艺术的方式来展示一种理所当然的愿望。提示世人:毛罪不会因其死亡而被姑息。在这里,毛并非仅仅是毛,而是毛们。忏悔是一种赎罪的方式,也是清算审判之后和解的道路。非此,毛们之罪是不会被轻易忘记的。

ARTouch:你们的作品在外国藏家手里的比较多吧?

高氏兄弟:是的,在国内仍是禁忌的状况下,作品大多被海外博物馆和收藏家搜藏了。这种状况可能一时难以改变。比如《枪决基督》的第一个版本就是被美国的藏家Steven Cohen收藏了。而且这个作品还在制作中的时候,Steven Cohen的收藏顾问就专门两次来北京考察这个作品的制作情况。同时还收藏了我们的另一件社会争议较大的《抓小姐》。Steven Cohen是全球顶尖前五位的大收藏家,据说他从未收藏过中国艺术家的作品。恐怕这也说明,重要的不是一个艺术家做了什么样的作品,而是做了一个什么样的好作品。相比西方,我们的中国藏家较少。我们一直觉得今日大陆集权不是我们的时代。近几年情况有些变化,越来越多的大陆收藏家开始收藏我们的作品,甚至包括一些争议性很强的作品。我们为某些应当留在大陆的作品被国内收藏家收藏而感到欣慰。因为它们是针对中国的历史政治而创作的。

ARTouch:你们在艾未未被捕后也为他创作了一幅作品,你们想表达什么呢?

高氏兄弟:画是艾未未被抓时画的,仅仅为了表达一种道义上的支持。我们不仅画了艾未未,刘晓波被捕的时也为他做了一幅同样尺幅的肖像。我们视那些对中国的民主进程起到推动作用的人物为同道,当他们深陷危难,表达支持是我们的义务。我们希望历史记住所有为中国民主化进程作出贡献与牺牲的人们。

关于伦敦个展

ARTouch:这次展出的作品主要围绕什么主题呢?

高氏兄弟:这次展出的作品一个主要主题涉及人与空间的关系。从早期《感受空间》、《黑色空间》到《永不完工的大厦》,以及《中国地图》都与空间有关。不同的是,早期实拍的摄影作品《感受空间》系列是让被拍摄者通过行为化方式表演反映人在遭受狭窄空间逼仄状况下的特定反应,以唤起人们对生存空间的感受。后来的《永不完工的大厦》系列则通过电脑制作将拍摄的特定真实建筑场景变换为具有超现实特征的繁复图像,依据画面场景分布空间填充以翔实丰富的当代细节,整体性展示当代中国的现实面貌。类似一种当代《清明上河图》的构想。

ARTouch:这次展出的作品中有很多裸体符号。裸体的符号代表什么呢?

高氏兄弟:裸体在西方艺术中是一种传统视觉语言符号。相对于中国人,裸体更意味着一种解放。大家都知道毛时代是一个彻底禁欲时代,那时不仅身体是禁忌,甚至没有男女之别。统一的中性服饰,人与其思想都被包裹在意识形态化的服饰里。统治者是想通过禁锢人的身体来控制人的思想。他们做得很成功,那时的人完全等于革命机器上的螺丝钉。后毛时代人区分了性别,也开始亮出了身体。随着身体的解放,人的精神思想也随之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解放。然而,极权体制并未因毛的死亡而退场,身体的解放无形中成为新极权的统治手段:让身体成为愿望的场所,从而忽略政治奴役的存在。于是我们看到了身体的狂欢,而看不到政治的解放。甚至变为身体的奴隶。因此,表达身体的精神性是我们运用身体语言的一种初衷。比如这次展出的《感受空间·等待》,尽管身体是裸露的,但绝无色情暗示,表达的是人在特定空间中的感受。《黑色空间》也是如此。

ARTouch:这是你们第几次在英国举办展览?

高氏兄弟:第三次来伦敦。之前在英国做过两个行为作品。大约是2006年,一次在伦敦泰晤士河边邀请陌生人拥抱。一次是在诺丁汉艺术节上组织众多陌生人集体拥抱。《拥抱20分钟的乌托邦》是我们2000年在中国济南黄河南岸组织了第一次大型行为艺术活动。之后发展为一个同时在网络间互动的《世界拥抱日》计划。不仅在英国伦敦、诺丁汉,也在法国的马赛、阿尔乐,意大利罗马,日本东京,新加坡以及香港等城市实施过。

关于高氏兄弟

高兟1956 年生于济南。

高强1962 年生于济南。

高氏兄弟1985年开始合作从事绘画、装置、行为、摄影、写作等艺术活动。现居北京,曾出版《中国前卫艺术状况》、《艺术生态报告》、《在北京一天能走多远》等著作,部分作品被收入《中国现代艺术史》、《中国当代艺术史》、《中国先锋摄影》、《中国传世摄影》等艺术图册,并被国际著名收藏家斯蒂芬·科恩、萨奇、乌力·西克等及法国蓬皮度艺术中心、美国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堪珀当代艺术博物馆、普林斯顿大学美术馆等收藏。

【编辑:文凌佳】

>相关文章

编辑:wenlingjia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15311481856 主编信箱 Email:[email protected]
媒介QQ:1484571929 新闻主编信箱 Email:[email protected] 商务合作[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