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全部 古代书画 近现代书画 油画雕塑 当代艺术 陶瓷古玉 文玩杂项 珠宝名表 其他藏品
艺术品份额化交易兴起 规则如股票(图)
2011-02-14 10:11:00

  ▲编者按

  一幅市场价600万元的画作《黄河咆啸》,分为600万份,向普通投资者发售,每份权益售价1元。1月26日,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的首批艺术品份额正式上市交易。开户资金最低5万元。据了解,未来可在天津文交所上市的艺术品包括书法、绘画雕塑、工艺美术品、玉器珠宝、金属器、陶瓷、古代家具、综合艺术品等。

  天津文交所此举并非国内首创,包括上海、深圳、郑州等地在内,国内文交所已有数十家。尽管交易形式各有不同,但是,通过将“天价”艺术品的价值等额拆分,让艺术品投资大众化,却是大势所趋。

  投资趋势

  艺术品投资走向大众化

  随着老百姓财富的积累和增长,加上当前国内流动性过剩导致的资金泛滥和通胀预期,使大量资本涌入艺术品市场,因此国内外艺术品金融化已经成为一种趋势。

  但是艺术品不菲的价格让人望而却步,缺乏大范围的市场流动性。不过,艺术“份额化交易”解决了这个难题。所谓“份额化交易”,就是把艺术品或艺术品组合的权益等额拆分,就好像把一家公司分成若干股份一样,投资者可以像投资股票一样按份额享有的所有权公开上市交易。

  比如,一幅市场价格1000万的中国山水画可分为1000万份等额权益向普通投资者发售,则每份权益的售价就只有1元。也就是说,即使是普通投资者也可以参与动辄上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的艺术品投资。

  如今,这种设想已变成现实。今年1月26日,经过1年多的准备,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的首批艺术品份额正式上市交易。首批上市交易的艺术品为《黄河西来决昆仑咆啸万里触龙门》(简称《黄河咆啸》)与《燕塞秋》,均为天津山水画巨匠白庚延的作品。其中,《黄河咆啸》上市总价600万元,分为600万份份额;《燕塞秋》上市总价为500万元,分为500万份。

  《黄河咆啸》与《燕塞秋》一经推出就受到了投资者的追捧,两只份额的申购资金总量超过2000万人民币,中签率分别为45.524%和47.135%,首日上市涨幅分别达103%、91%。

  据天津文交所调查统计,目前开户的投资者主要有3类,一是长期从事股票和期货买卖的专业或准专业投资者;二是有过收藏艺术品文物经历的投资者和古玩玩家;三是经验较少但是资金较为充裕,对新兴事物非常感兴趣的人。在所有开户者中,约一半是35岁至40岁的男性。

  “‘份额化’交易的最大特点是降低了普通投资者的门槛,扩大了艺术品市场的投资主体,也相对缩短了艺术品的投资周期,使艺术品投资成为大众化的投资方式。”天津文交所负责人告诉记者。

  据了解,未来可在天津文交所上市的艺术品包括书法、绘画雕塑、工艺美术品、玉器珠宝、金属器、陶瓷、古代家具、综合艺术品等。

  交易规则

  就像买卖股票一样

  根据《天津文化艺术交易所暂行规则》,投资人可以是在该所开户的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根据目前的交易规定,参与艺术品份额交易的投资人必须是年满20周岁且居住在中国内地,必须具有两年或两年以上高风险投资领域的投资经验,和具有较高的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受能力,开户资金不得低于人民币5万元整。

  但上海套用的仍是传统产权交易的思路,只有艺术品投资者俱乐部成员可以认购。深圳文交所对投资者的筛选也很谨慎。“毕竟是在初级阶段,我们不敢走得过快,从投资者选择、风险控制、流程规范上都很小心。”胡浩告诉记者,尽管艺术资产包名义上面向全社会发售,但为了控制风险,文交所对于投资人有相对严格的筛选条件。

  在开户流程上,天津文交所采用网上开户,上海文交所和深圳文交所则需要本人亲自递交申请,采用人工的方式处理。

  而在交易方式上,记者查阅《天津文化艺术交易所暂行规则》后发现,天津文交所的艺术品交易方式基本和股票市场一样,网上交易时间也一致,只是实行T+0制,佣金双向收取,千分之二。深圳文交所可采用协议转让、竞价、招标以及网上交易方式。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则规定认购成员之间持有的“艺术品产权产品”可以相互转让,并正在尝试建立网上交易展示与网下展示相结合的虚实双重交易展模式。

  据报道,在郑州文交所规划里,交易方式也与股市类似,采用电子方式、连续交易、撮合成交等。

  为防范交易风险,天津文交所对上市艺术品交易实行日价格涨跌幅限制,涨跌幅比例为15%;月价格和年价格则实行涨幅限制,其中,月涨幅比例为100%;年涨幅比例为900%;并限定投资人当日份额实时累计净买入量或实时累计净卖出量不能超过该份额总量的10%。

  在艺术品选择上,天津文交所设计了严格的检验流程予以保证。拟上市的文化艺术品需到文物局进行备案,由发行代理商组织两家鉴定机构,“背对背”进行鉴定并出具鉴定报告书,最后通过由金融、艺术品、法律三方面专家组成的“上市审查委员会”的审定,确定该艺术品能否上市。深圳文交所也表示:“大师作品是我们首要考虑的对象。刚推出的齐白石、傅抱石的作品,就是看重他们在市场上的影响力。”

  据了解,与其他交易所一样,文交所有一系列相关的合作机构,比如专业估值机构、上市推荐商、大量的经纪商、各类型的负有托管职能的博物馆以及结算银行、担保和保险机构等。

  市场表现

  8个交易日涨了2倍多

  1月26日,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首批艺术品份额正式上市接受市场的检验。申购价均为1元/份的“黄河咆啸”与“燕塞秋”的当日开盘即涨到1.2元/份。开盘后不久,两件艺术品份额全部涨到2.16元/份。此后步步高升,节后首个交易日,“黄河咆啸”与“燕塞秋”开盘即涨停,分别报4.04元/份、3.83元/份,随后开始回调。截至上周五(2月11日)收盘,“黄河咆啸”与“燕塞秋”份额价分别为3.46元/份、3.13元/份。短短8个交易日,两个交易品种的涨幅就分别达到246%和213%。

  对于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所受的热烈追捧,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艺术品投资过去是小宗市场,但“份额化交易”把很多中小投资者也吸引进去,“玩的人多了,大都冲着艺术品升值而来,价格自然就上去了”。不过,他认为,这类交易大多属于“投机”,风险很大。

  董登新认为,主要原因还是投资渠道的匮乏。“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财富快速膨胀的时代,民众对财富有一个保值增值的需求,但是目前实际存款利率为负,股票投资风险大,房市又受到调控,闲散资金难以找到合适的投资方式。”

  “份额化交易”的创新,正好将部分游资吸引到过去相对冷门的艺术品投资。董登新认为,如果实现了投资多元化,或许就不会出现像过去炒作大蒜一样的现象。

  不过,广东省收藏家协会会员黎展华指出:“凡是涉及金融交易的,都有投机风险,但是文交所推出的‘份额化’交易是一种大专业的参与,经过评估公司和专家的鉴定认证,真伪有保障。此外,相对于场外交易,交易所的交易操作更加规范,公开和透明,投资者保护更加到位。”

  黎展华认为,艺术品从长期来看,升值空间是很大的。“翻十倍、上百倍都是常见的。”最近9年来的统计也显示,齐白石、徐悲鸿、李可染、傅抱石、黄宾虹的作品每平方尺价格分别增长了8.18倍、5.48倍、4.73倍、9.65倍和8.25倍,作品升值的幅度惊人。

  尽管艺术品投资前景诱人,但不可忽视的是,与股票的价值主要取决于公司未来的盈利情况,或者公司未来的现金流不同,文交所交易的“份额”对应的却是特殊的,难以标准化的艺术品。“份额”的价值来源于蕴含在艺术品物化表现的艺术价值,较为久远的文化艺术品还具有较高文物价值和社会价值。与普通商品的价值实现方式不同,艺术品价值的实现是一个不断发掘的过程。

  前景展望

  关键是确立行业标准

  作为国内艺术品金融化的倡导者之一,中国文化产权交易所(筹)筹建人之一彭中天,如今终于看到艺术品份额化这个概念变成了现实。他曾多次呼吁在金融和艺术之间搭建一座桥梁,让两者能够充分对接。

  黎展华也认为,艺术品的“份额化交易”作为一个新生事物,对推动书画艺术市场的发展有积极意义,而且产生了一个新的理财板块,无疑是一件好事。

  “以前是卖方市场大,买方市场小,比如拍卖会、展会、文物商店和私下交易等‘点对点’的方式,都有很大局限性,由于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参与度并不高。”黎展华很乐意看到“份额化交易”这种创新,“比如徐悲鸿的名画,几百万元一幅,一个人投资吃不消,但是通过这种交易,你还是可以拥有徐悲鸿画的一条‘马腿’,各取所需。”

  董登新认为,虽然份额化交易提升了艺术品的商业价值,但艺术品的收藏功能却大打折扣,对真正的艺术创作也没什么实质性作用。“商业和艺术是难以两全其美的,文化艺术产业的发展必须和实体相结合,嵌入国民经济的发展之中。”

  “在文物艺术品金融化的过程中,特别要警惕将艺术品过度向金融延伸所带来的种种不良反应。”中央财经大学文化创意研究院执行院长魏鹏举担忧,过分强调其在资本市场上的作用,那会从某种程度上,进一步割裂艺术与大众的关系,让艺术沦落为金融炒作的工具,到头来市场泡沫产生,艺术消费低迷不振,得不偿失。

  不过,黎展华表示,在文交所上市的文化艺术品,都是经过权威专家精挑细选的一类艺术品,商业化还远远没有达到阻碍艺术创作的程度。“关键是谁来监管的问题,如果能够让投资者保持信心,形成良性循环,对文艺的发展还是很有益处的。”

  此前,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总经理张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文化产权的交易,最重要的是要有足够的信用和能力,以保证交易过程中不出现问题。“文交所必须提供足够的保障力量,具有完善的风险规避机制,否则所有的交易设计都是空谈。”

  然而,中国的文交所要走的路还远不止这些。“中国文化产权交易所要做的不仅仅是实现文物艺术品等文化产权的份额化交易,更为重要的一点是,要做到确立行业标准。”彭中天表示,在这个概念提出之后,各地陆续就开始进行实践,包括深圳、上海和天津的“艺术品份额化”试水。

  与此同时,有人担心文化产权交易所的发展对传统的市场会带来负面或者更多的冲击。对此,市场人士认为,传统艺术品的交易市场需求很大,但交易的方式比较简单单一,还不能满足社会和市场这种庞大的需求,文交所的出现,正好填补了一些市场空缺,而且更为规范和透明。

  背景

  国内已成立数十家文交所

  事实上,天津文交所的创新并不是艺术品份额化交易的第一例。2010年7月,中国首个基于“权益拆分”模式的资产包“深圳文化产权交易所1号艺术品资产包——— 杨培江美术作品”在深圳文化产权交易所发售完成。截至1月28日,最初以2000元一份发行的杨培江作品,已经涨到了3200多元,虽说半年涨幅可观,但实际交易量并不大。去年12月,深圳文交所又推出齐白石、傅抱石的两个资产包,借助大师名气以及刚上线运营的网上新系统,交易相对多了。

  2010年5月14日正式开业运营的深圳文化产权交易所是国内艺术品份额化交易“首吃螃蟹”者。不过,运营半年多后,最初想象的火爆场面并未出现。“我们在这方面极为谨慎,但求平稳探索,不求过快扩张。”深圳文交所相关负责人胡浩向记者表示。

  去年12月12日,上海首份艺术品资产包也应运而生。国内第一家文化产权交易所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和上海版权交易中心联合推出“艺术品产权组合1号黄钢艺术品”。据了解,“艺术品产权1号”主要集中于中国当代艺术家黄钢的“红星和箱子系列”,以及“经版菩提树系列”等代表作,发行额度为2500份,单份份额发行面值为1万元。此次推出艺术品资产包虽谈不上创新,但也是紧跟市场步伐。

  而致力于文化艺术品“份额化”、“电子化”交易的郑州文化艺术品交易所也于去年11月获得河南省政府金融服务办公室的批准成立,预计今年6月正式开始交易。

  目前,在全国范围内的文化产权交易所已经有数十家,包括去年11月8日正式揭牌成立的广东省南方文化产权交易所,以及正在紧锣密鼓筹建,并将成为国内最大文交所的中国文化产权交易所。至此,文化产权交易所同业竞争格局基本形成。市场人士表示,这是中国文化产业发展带来的必然结果。(南方日报记者 高国辉)

> 相关专题:

>相关文章

编辑:

标签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