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社区|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张信哲:从愤青变成收藏家
2016-12-20 09:11:55来源:北京晨报

\

演艺圈中不乏收藏爱好者,但称得上收藏家的并不太多,张信哲是其一。叱咤歌坛近三十年,张信哲“情歌王子”的位置无人撼动,而在明清织绣收藏品这一冷门收藏门类中,他也是数一数二的专家级人物。去年张信者与台北历史博物馆合办了《潮代——清绣的天衣无缝:清代女性服饰展》,前不久他再次带着私家藏品在北京亮相。张信哲说自己玩收藏比他进入歌坛的时间更久,“我从小学到中学时代是愤青一枚,看着家乡那些我熟悉的老东西不断被拆掉去盖摩天大楼,我就有了使命感,想去捡、去拍照。”

多年收藏成专家

记者:您从什么时候开始收藏古董?有师傅带您入门吗?

张信哲:我幼稚园收藏邮票、卡片、橡皮筋,小学时候开始收藏老东西,我当时住在台湾西螺古镇的一所老房子里,经常去捡别人不要的破窗花。从小学到中学我都是愤青一枚,那个阶段看着家乡那些熟悉的老东西不断被拆掉去盖摩天大楼,我就有了使命感,想去捡、去拍照,我开始收藏东西的出发点是这个。收藏织品是因为外曾祖母,她去世的时候100多岁,我记忆中她绑着小脚,永远穿着一身黑,但遗物里却有她年轻时穿的绣花衣服、鞋子,都是很精美的刺绣织品,那是我收藏的第一批织物,我永远都不会卖。我爷爷本身就是木匠,我会看他怎么上漆,怎么披麻灰,我自己也会动手修,慢慢练出来一些技能。不管祖母的绣花鞋,还是瓷器、书画,所有的类别都是从慢慢看民间的小玩意开始的。没有在一开始就看紫檀黄花梨、看宫廷的东西,循序渐进的训练会让我清楚所有东西的来龙去脉和做法。

记者:这次带来的织品中价值最高的是哪件?

张信哲:是本色绸苏绣“沉香舒锦”轴,其实这次带来的刺绣作品每一个工艺都很棒,但这幅绣画除了刺绣的工艺,还有画的艺术价值。它原来是故宫毓庆宫中的陈设,毓庆宫是皇子读书的地方,相对是更文人气的,陈设一般是跟书有关的东西。绣画都是临摹一些知名的古画,这张画是《石渠宝笈》里头的,有毓庆宫的收藏章,还有乾隆御览之宝的章,所以不管是艺术性还是来源背景,虽然达不到一级国宝,但我觉得可以列入国宝范畴。

记者:如果大家的关注点总是哪件收藏最贵的会让您反感吗?

张信哲:文物第一吸引大家关注的点就是投资报酬,大部分人第一个问题都是问最贵的是哪一件,我也会关注,比如我要花多少钱买划算。虽然挺煞风景、蛮市侩的,但可以从这个点切入去真正关注它背后的价值。收藏是要真正喜欢这些东西,我当初收这些东西,并不是说希望它们能够给我带来多少财富。是因为这几年中国收藏市场变成这样子,我才发现这些东西我还可以卖这么多钱。

看走眼的十二章纹龙袍

久别重逢的黄花梨禅凳

记者:您一般通过什么方式寻找藏品?听说您常常逛潘家园?

张信哲:我到一个城市肯定先去逛博物馆,不管大小。古玩市场以前会去,比如潘家园,但现在不会去了,因为看太多假的会伤眼睛。现在都是有目的地逛,去熟悉的店家,他们会帮我筛选。他们都是花真金白银在买东西,买错东西就是自己赔。所以他们和专家的看法不太一样,有很多自己的窍门,那这些东西不会随便交给客户,但我和他们的关系比较不像客户,反而比较像同行,我还蛮幸运的,和他们成为朋友,学到一些独有的鉴定窍门。

记者:您曾说您走过眼但并不太离谱,具体哪件藏品是看走眼的?

张信哲:我买错过一次十二章纹龙袍。织绣类的东西很难仿,因为织绣品收藏早期比较冷门且工艺非常繁复,仿这个不划算,另外就是颜色没有法仿,老东西用的都是植物矿物染料,而现在的化学染料染不出那个效果,就算做旧也做不出自然的颜色,所以我看照片就可以看出来新的老的。但那一件是用老的龙袍把一些地方挑掉熨平,再把章纹绣上去,属于局部作假。后来我才发现被挑掉云纹的地方有痕迹,后绣上的章纹也很不自然。

记者:所以可以认为您玩收藏没有赔过钱?

张信哲:真正喜欢收藏的人不会着急买东西,我不像有些人拿着大把钱直接买,因为我不是一开始就很有钱。我先是看各种展览、博物馆,跟一些收藏家慢慢学,真正了解之后才开始买,所以基本上我没有买过赝品,只有错估年代或者价值,但也是老的有价值的,这都不能算赔了,算是我一方面收藏一方面学习。

记者:在您的藏品中哪一件来得最有意思?

张信哲:我曾经买到一对黄花梨的禅凳,是时隔五六年分两次买到的,是因为兄弟分家。一开始先收到一张,禅凳其实一张也可以的,我没有想过可以找到另外一张。过了好几年,跑一线古董商告诉我找到了另外一张,第二张没有被保护,被丢在后走廊日晒雨淋,和一堆废木头放在一起。

变成减压乐园的家

穿错衣服的甄嬛和皇上

记者:收藏为什么会让您觉得减压?

张信哲:不是花钱买东西减压。我不只是收藏老东西,我喜欢收藏美的东西,这些东西对我来说也并不只是把它们收起来,我家里用的都是老家具,只要是可以使用的我都会用,能做成家里的装饰我也都会用。当你在家里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就会很开心,外边工作很辛苦,但一回到家就像回到自己的乐园。

记者:在拍卖的过程中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卖给别人心里会不会有点不舍?

张信哲:当然我希望它能落在更好的藏家手里,织绣我之所以舍得拍卖,是因为它太冷门了,喜欢的一定是真的喜欢,之前办织绣的拍卖,大部分买家都是私人博物馆。对我来说,这些东西拍出去比封存在我家好多了。而且没有什么东西是需要一辈子留的,藏品就像我的课本,这一级学完,我晋级到下级,课本就可以给学弟学妹了。

记者:因为您是明清服饰的专家,此前也看到报道说您看《甄嬛传》的时候总是跳戏,他们具体哪些地方穿错了?

张信哲:所有的角色都穿错了,甄嬛是雍正时期的,但她们穿的都是同治和光绪年间的衣服,甄嬛所在的那个时代,不管是女服还是男服都是没有长衣的,而她们头上戴的钿子,也是道光年间才有的,皇帝穿龙袍是没有错,但雍正时代的龙不长那个样子。它是一部电视剧,大家会看情节,但我会不由自主地看到那些细节,所以很跳戏。

>相关文章

编辑:jiangbing

标签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email protected]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3273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