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乐佳军:时光碎片的收留者
2015-11-11 11:00:17来源:东方早报作者:王钰锡 陈若茜

循着深秋的霏霏细雨,来到80后版画收藏爱好者乐佳军家中。这是一个收拾得规整而妥帖的两居室住宅,屋内大部分空间都被各种题材的图书所占据。乐佳军笑言,这根本不算什么,“过去我的床一半被书籍堆满,每天只能睡在另一半的床上。而身后的窗台也被高高堆砌的书所侵占,几乎影响采光。”

乐爸爸实在看不下去了,为他在客厅又添置一书架,将卧室里的书挪及于此。他对图书的兴趣也从最初的古典诗词、文学作品继而转向哲学、西方艺术等领域。他收藏兴趣广泛,除却西方版画,还有晚清民国时期的木刻本、碑帖拓本以及数百张包括中国、日本和欧洲的珍贵老照片。

乐佳军着迷于老照片里呈现的鲜活的、变迁中的历史。他收集的老照片中有特定历史时期的买办、军阀、妇女、儿童,老妪以及一些新婚夫妇的婚纱照。对于乐佳军而言那些被拍摄者显然是陌生的,然后又展现了那么熟悉的一代中国人的群像。

谈及民国时期的肖像摄影,乐佳军提到一个有趣的共性,“你会发现他们在照片中从来不笑。”细思这些照片中人表情严肃的原因,他反问,“现代人拍照为什么一定要笑呢?是为了表达你此刻很开心?但这是真实的吗?”乐佳军猜测照片中的人不苟言笑的原因或许有二:其一他们觉得拍照本身就是件严肃的、郑重其事的事情,所以摆出最庄重的表情;其二那个年代摄影技术发明不久,照相尚不普及,人们面对镜头会有一种难以遏制的焦虑感。

乐佳军对于老照片的独特感受与理解也得益于他对一些论摄影着作书籍的阅读。比如法国摄影大师卡蒂埃-布列松提出“决定性瞬间”的摄影美学观念,苏珊·桑塔格的“当我们感到害怕,我们开枪射击,当我们缅怀过去,我们拍照”等都影响到乐佳军看照片的一些视角,“每一张照片都是遗照,照片将这一刻的他们记录下来,这一刻的他们也将永远不复存。这就是老照片的魅力。”

乐佳军对于西方版画的收藏则源于三四年前,因为一直有淘老照片和古籍的习惯,偶然的机会他结识了对西方版画有深刻研究、曾旅居荷兰专攻版画研究的张老师,此人亦师亦友,为他的版画收藏提供了许多意见,并为其指点迷津。

就版画题材而论,乐佳军最喜欢的是以欧洲古典建筑、雕塑为主的版画。“西方的绘画和雕塑都是人类文明的高峰,但教堂才是西方艺术的巅峰,不仅是因为大,更是因为信仰的力量,因为数代人为了一个简单而崇高的理想奉献终身。所以它成为带有历史厚重感的欧洲艺术巅峰之作,故而以此为题材的版画也最是令人欣赏不已。”比如他爱收藏描绘巴黎蒙马特高地圣心教堂的蚀刻版画、描绘有着上千年历史的法国小镇阿维尼翁教皇宫的版画,虽然创作者可能不甚之名,但是每每看到画中场景,都能勾起乐佳军置身于其中的回忆。

版画的技法复杂多样,有雕刻、蚀刻、照相、美柔汀等,材质大致分为铜版、钢版、木版。乐佳军对西方铜版画情有独钟,“铜版画的魅力无可替代,其在光影、渐变、高光上刚柔并济的表现力使人心驰神往。同时,由于材料成本较高,现存铜版画的数量也远少于钢版画及其他材料制作的版画,因此更具收藏价值。”

就版画的大师级作品而言,伦勃朗、委拉斯凯兹、丢勒的作品往往具有更高的收藏价值。在乐佳军的藏品中,委拉斯凯兹的《挂毯编织工》便以两种不同技法制成版画加以收藏。其一为照相凹版,这种与照相复制技术相似,但使用压印技术制作而成的版画一般不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而另一张相同内容的蚀刻版画则以其复杂的制作工艺和独特的压印线条使作品极具张力。此外,丢勒的《四骑士》更是备受版画收藏者的推崇,作为木刻版画的鼻祖,丢勒将当时尚处幼稚时期的版画艺术推向完美的新阶段。

1800年巨幅铜版画《罗慕路斯与斯塔提乌斯的和平协议》被稳妥地夹在两层木板中间,这是乐佳军目前最为珍爱的版画收藏。这幅有200年历史的版画以古罗马历史场景为题材,曾作为挂版画被装裱悬挂于墙上,随着时代变迁,版画的边角或有破碎的裂痕,难以保证完整的品相。但这不仅不影响它以铜版画外柔内刚的线条张力表现千百年前的精彩场面,反而更增添了一种被时光馈赠的温润质感。压印的油墨现已慢慢发黄,仿佛得岁月厚待为它包浆,而这种可以触摸到的、时代变迁的流动感,在乐佳军的藏品中比比皆是,也正是他在收藏的过程中最为看重的情怀。

乐佳军更愿意被称为“历史细节的收集者”又或是“时光的收留者”。他觉得,欧洲人与历史的关系与中国人完全不同,“阿维尼翁的教皇宫是一座有着千年历史的古迹,但它也是欧洲人生活的一部分,人们可以在其门口空旷的广场上摆摊、踢足球、拉小提琴甚至是谈恋爱。中国没有这种感觉,历史和生活是隔离的,历史是历史,生活是生活。而收藏的使命和任务恰恰在于不断地还原历史的细节和真相。”

Q&A

Q:你怎么走上收藏之路的?

A:高中开始买书,越买年代越往前,对于历史的了解也一步步往前走。

Q:你记忆中最早的藏品是什么?

A:不记得了。

Q:你最喜欢的藏品是什么?

A:铜版画《罗慕路斯与斯塔提乌斯的和平协议》。

Q:你的“收藏之道”是什么?

A:审美是需要被培养的,每件藏品都是吾师。

Q:藏品主要通过什么渠道收藏?

A:线下、书店、固定朋友、旧书网。

Q:知道自己有多少藏品吗?

A:版画二三百件,还有一千余本旧书、拓片、老照片等。

Q:你觉得自己是收藏家吗?

A:时光的收留者。

Q:你觉得收藏带给你的最大乐趣是什么?

A:书本都只说大事件,并未反映历史细节,可以从收藏中看到历史的真相。

Q:收藏中遇到过赝品或挫折吗?

A:基本上没有。

Q:有一天能放弃你的藏品或捐出吗?

A:就放着吧。

编辑:jiangbing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