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姚谦:一个人的收藏
2015-10-30 09:26:17来源:深圳商报作者:魏沛娜

除了作词,姚谦还是一位收藏家。
除了作词,姚谦还是一位收藏家。
川久保玲的作品,姚谦说这样摆在楼梯拐弯处好像个“装置艺术品”。
川久保玲的作品,姚谦说这样摆在楼梯拐弯处好像个“装置艺术品”。
刘野的作品。 (图片均由广西师大出版社提供)
刘野的作品。 (图片均由广西师大出版社提供)

“我忽然联想起自己的晚年,该不会是一个困守在一堆艺术品老宅里的怪老头吧。”谈起台湾知名词作家、音乐制作人姚谦,很多人立即会将其词作与李玟、萧亚轩、刘若英、江美琪等乐坛歌手跟联系起来。事实上,姚谦亦是一位对收藏有独特见解,并善于挖掘年轻艺术家的收藏家。他对艺术的热爱,一如他为王菲歌曲所填的那句词:“我愿意为你”。

在20年的收藏过程中,姚谦专注于艺术品本身,家中既有常玉、徐悲鸿等大师之作,又有西方印象派经典作品以及刘小东、蔡国强、刘野等当代艺术家之作。不仅于此,姚谦还认真思考艺术品与美术史乃至时代的关系,最近更将其多年来的艺术思考收录成书——这本《一个人的收藏》最近刚由广西师大出版社正式推出,其艺术品位与思考可见一斑。日前受邀来深举办《嘉德与我——一个人的收藏》演讲之际,姚谦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

1996年开始收藏

1996年,姚谦开始收藏与艺术相关的物件。他介绍,当时就只单纯地因为自己有着这方面长久以来的爱好与阅读,当有了一点经济能力之后,就把自己喜欢的艺术作品放在私生活领域。按他的话讲,这“似乎是一种小小的自我肯定,更多的是证实自己对于世界理解的相对存在”。然而,当时并没有正式、理性、有计划地收藏艺术的概念。

现在挂在姚谦卧室墙上的是台湾艺术家也是生物学家刘其伟的作品《斑马》,这正是姚谦第一张收藏的作品。而这张画对他也有着特别的启发意义。姚谦讲到,刚收藏时他常常看着看着,不忍熄灯入睡。后来顺着越来越多的美术书籍,让他开始思考:“当第二件艺术品、第三件艺术品进入我的生活中时,它们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最重要的是艺术与我的关系又是什么?”

随着收藏时间渐长,他就在这样的自问中,开始不断地调整自己,和调整收藏的方向。直到现在,他依然不停地问自己。虽然在许久以前已经定了自己收藏的大方向,关于亚洲西画史的对照,在这么大的题目下,在有限的经费与时间里。也因此,姚谦强调,收藏对他最大的改变,就是不停地调整艺术在他心里的定义。他向记者透露,迄今为止他的藏品大概有三四百件。

钟情20世纪亚洲西画史

值得一提的是,自接触收藏艺术品多年来,姚谦一直最感兴趣的主题是20世纪亚洲西画史。“后来我对于20世纪亚洲的当代艺术产生了特别的兴趣,这段西风东渐后亚洲美术产生变化的历史,亚洲艺术家在这个东西方相互影响的年代里,以西方媒体创作的艺术品,一直是我乐此不疲的兴趣。”

谈及缘由,姚谦表示,他在1995年刚开始接触收藏时,也是台湾艺术收藏圈热衷于第一代老画家的巅峰期,当时在有限的预算下实在参与不了这样一场对他来说金额太高的收藏热浪,于是他把对于20世纪亚洲艺术的关注转移到台湾以外的区域。“运气很好,在那时20世纪艺术家在内地是一个相对冷门的板块,而我又因工作之便常常需要到内地,在书籍和美术馆的阅读后,我有机会收藏了一些至今我仍珍爱的内地老艺术家的作品。同时我也借由工作之便到东南亚各地,对整个东南亚区域的20世纪美术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顺势就把我的收藏题目定在亚洲20世纪美术史上。”

在姚谦看来,在那西风东渐的时代里,亚洲各国到西方学习了新的美术技巧与观点,并融入自己民族的美术思维,整个20世纪初就是一段东西交融的奇妙的美术时代,亚洲各国也许因为被殖民,也许因为门户刚刚打开,对于西方的美术观点有了各自不同的见解与认识。“在那个大时代里的艺术家们,在受西学影响后有许多人后来投身于美术教育,也影响了当今的亚洲当代艺术,因此我也把我的收藏扩展到亚洲当代。”姚谦说,从20世纪到21世纪,亚洲各地的美术有了很大的差异变化与进展,这是一个很大的学术题目。他也坦言,自己没有做学术的能耐,也没有开私人美术馆的雄心,只是借由他“收藏的小小视窗去了解这一百年的亚洲,同时也试着对照了解属于自己的更客观的历史”。难得的是,即使到了今天,这依然是他非常有兴趣的题目。

从美术作品去探索亚洲文化

那么,越南、菲律宾、印尼、新加坡等国在20世纪有哪些重要的艺术家,这对许多人来讲不得不说是一个相当陌生的问题。当记者也同样问起,姚谦则首先介绍了东南亚着名华人画家李曼峰的故事。1913年出生于广州的李曼峰,幼年时移居新加坡后到印尼。作为东南亚的先驱艺术家,李曼峰对“南洋画风”有着重要贡献和影响。1941年与徐悲鸿结识后,徐悲鸿对他极为赞赏,称他“才艺使人动心”。他也是日后徐悲鸿到南洋义卖救国的重要支持者之一。

“李曼峰先生是东南亚最重要的先驱画家之一,他在绘画艺术上结合东方与西方传统的成就与贡献,达到至今鲜为人超越的精湛技术。”在姚谦眼中,李曼峰的画作“巧妙地融合了东西方概念的画法,并富有浓郁的东南亚文化色彩与生活气息,除了把水墨表现转移到油画上,更把自己创作的油画作品以国画装裱尺幅呈现。他的影响力不仅限于印度,更展延至整个东南亚,甚至远及欧洲与美国。”据了解,在近年一次拍卖上,李曼峰的《巴厘民采》以2530万港元成交,“仍是东南亚最高纪录”。

新加坡画家张荔英的故事也是姚谦认为值得讲述的。张荔英出生于巴黎,童年后居住过巴黎与上海两地,中年后因为各种时代原因转至南洋落脚在新加坡。“在她一生风格强烈的创作中,充分地反映着属于那个时代的动荡和人生阅历。”此外,越南画家黎谱用全新的绘画语言延续属于越南人的优雅;菲律宾画家马南萨拉继续立体画派的探索,都是让姚谦非常欣赏的。“从印度尼西亚到菲律宾,从新加坡到马来西亚,从日本到韩国,从越南到泰国,甚至到印度。这个世纪的亚洲文化进展有着太丰富的故事和内容可以去挖掘,从美术作品去探索绝对是最有内容量的途径。”

慧眼识尚未出名的年轻艺术家

姚谦在收藏上并不跟风,甚至扎堆于收藏往往已经声名大噪的艺术家作品。他的慧眼识珠,使他收藏了一些现在非常有影响力的艺术家的早期作品,比如刘小东、蔡国强。现在他也一如既往继续挖掘青年艺术家的作品。

“曾经在收藏艺术上得到那么多的乐趣,艺术品又带给自己如此丰富的精神安慰;对于艺术的发展和对年轻艺术家的支持,是不是也应该反映在自己的收藏行动中?”在姚谦眼中,这“不仅仅是一种乐趣,更是一种责任”。因此,这几年来他很刻意地选择参加有理论基础的年轻艺术家群展,或者参与口碑较好的博览会,刻意地关注年轻的艺术家们,不论他们的国籍、地域,纯粹地去享受和理解新时代的艺术家,让他们带给自己不同的养分,同时也适度地回馈他们。“回馈的方法就是改变一点自己的收藏标准,不问未来它的价值,只想在这个时候,尽一点微薄的心力。也许因为自己这样的心意,可以让那些还未得到群众关注、或未被艺术市场肯定的新艺术家们得到一点支持的力量。”姚谦说。

此外,多年来游走于各地的画廊、博览会、拍卖会,姚谦对当前的艺术环境也有着自己清醒而独特的见解。“面对当前艺术大环境的变化,艺术价值很容易掉进了拍卖市场的引导上。太多艺术家被拍卖行引诱,产生了不知所云的艺术状态。”姚谦认为,艺术经纪与画廊角色应该是最重要的衔接者。“只可惜眼前绝大部分的画廊,总扮演着随着拍卖行迎风起舞的摇旗呐喊者,只见少数观点清晰立场明确的画廊,这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

姚谦强调,对当代艺术的选择,需要开放而敏锐的感受力,以及抵抗贪婪的自制力,冷静对待媒体的煽动,画廊、拍卖行与创作者的虚张声势和营销包装手法,然后做出最能满足自己需求的选择。“以目前当代艺术品收藏几近投资手法的局面,没有经过上述准备是很难全身而退的,我一直很乐意把眼光分散在各种美术系统里,并且让这些系统因为收藏主题而彼此建立关系,从线到面,逐步展开自己的阅读。”

编辑:jiangbing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沪ICP备17033488号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