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收藏本站 99首页|新闻|展览|拍卖|收藏|专栏|特色|人物|书画|机构|出版|版画|招聘|上海站|成都站|English
送先生和我收藏的翡翠
2014-07-22 15:25:09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刘岩平

翡翠是个好东西,几乎没有哪个女人能抵御翡翠的诱惑。而我喜欢翡翠,第一个缘由,很可笑:送先生的爱好几乎无所不容,唯独对翡翠永远不摸门。第二个缘由:他的好朋友兼铁瓷赵建忠,是个翡翠道中的高手。

送先生,前几年还叫送财童子。改称先生,是因为他年逾不惑。再童子、童子地叫,有点卖萌。所以往后的日子,送先生这个称谓,应该也就这么固定下来了。对了!送先生是我老公。我执意给他一个“送”字,明面上,取之过往,意在警示。私底下,我非常地担心,送先生有朝一日会把我的翡翠送个干干净净。

曾经一度小赵两口子与我们夫妻二人,隔三岔五就会小聚。我的主要任务必然是提醒两人适度喝酒,外加当个司机什么的。可是两个人每次都要喝到脑酣耳热,直至发展到越过高山侃大海,但绝少谈及翡翠。凭我对送先生的了解,任何收藏只要他拥有了这么近水楼台的机会,必然要捷足先登。为什么他只对翡翠置若罔闻?我有点纳闷,却并没有放在心上。

终于有一天,见识到了小赵的翡翠。我不由一声惊呼,大概当年发明琳琅满目这个成语的人,就是见到了类似的景象。

小赵是个实在人,看到我对翡翠如此大惊小怪,一向说得少、听得多的他,话匣子登时再也矜持不住了。

要说他讲解还是蛮通俗的:翡翠只产于缅甸,市面上的翡翠分A货、B货、C货,C货根本不算翡翠;B货是强酸或者其他手段处理过的翡翠,不值得收藏;A货才是货真价实的翡翠。这些入门知识,如今当然尽人皆知,而在翡翠普及度不足的当年,听来让人兴趣盎然。逮着了自己的特长,小赵的话简直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鉴别翡翠的高下角度多多,可以先从种水之判入手,翡翠根据透度分成玻璃种、冰种、冰糯种等等N种之多,透度越高相对价越高。同时还需要看翡翠的水长不长,尤以水长为佳。对于初学者,翡翠水的辨析比较复杂。剩下的还要看翡翠的地儿干净不干净、棉多不多、翠性大小……”铺天盖地一大堆。

小赵说着,我偷偷瞄了一眼送先生,此时竟也听得津津有味。可当讲到翡翠的色彩的时候,令人忍俊不禁的笑话诞生了。小赵又说:翡翠的名称由来并不复杂。比较公认的说法,古人发现这或红或绿的玉石特征,与一种雄性羽毛为红、雌性羽毛是绿色的鸟一模一样。一来二去“翡翠”这个称谓在民间约定俗成。说到这儿,送先生的眼神开始有点发暗。哈!我反应过来,送先生有轻微的红绿色弱啊!翡是红的,翠是绿的。我家送先生,认个红绿灯嘛,勉强过关,要是辨别色差细微的各种绿,那可真要命了。难怪他从来对翡翠敬而远之。接下来我察觉,送先生蔫蔫退出,讪讪地躲到一边喝茶去了。

还好,送先生完全支持我喜欢翡翠。小赵说到尽处,我不管不顾地要求他“匀”给我几块,小赵乐不滋儿地给我挑了几块上品。至于价钱,还是保密吧,十几年前的翡翠,比起现在翡翠标价,去掉两位数还要打个八折。况且小赵跟我老公——送先生,交情不是一般的铁。

我的翡翠收藏在一夜之间一发不可收拾。周末约上闺蜜淘翡翠去,成了家常便饭。要说我对翡翠确实还是有一定天分的,没多久柜台中的翡翠品质判别、大约市值已经不在话下。尤其一段时间,亲戚朋友、单位同事的小范围里,鉴别翡翠,我要是承认自己是第二,没人好意思说自己是第一。记得我淘了一块正阳绿、冰种的平安扣,价钱便宜不说,而且品质可人之极,算是我收翡翠过程中的得意之笔。论功行赏,这块翡翠我理所当然戴在了送先生的脖子上。我暗自策划过几天经济宽裕点,再给这平安扣,配上粗细适当的白金锁,那可真漂亮到家了。

往事不堪回首,我至今后悔干吗把平安扣挂在送先生的脖子上呢!没过几天,他竟然当着我

的面把这枚平安扣,一抬手送给了一位朋友。男人实在是靠面子活的动物。尽管我心疼得要死,顾及他的面子,硬是眼睁睁地看着老公用行动,践行了自己的光荣称号。

为此我打定了个主意,咱商场里见真章。在我的死拉活拽下,送先生跟我跑了一趟王府井。我们自然而然地逛到了翡翠专柜。我谆谆地向送先生教导:“咱送朋友那块平安扣属于正阳绿,玩翡翠以绿为贵。而且那块翠种分好,水还长。你看这块,比咱那块品相差几个档次,可你瞧瞧卖什么价。”我指着一块标价三万的平安扣,期许着送先生开窍。送先生先是倒吸一口凉气。我连忙告知我的买价。送先生嬉皮笑脸地松弛下来。

更加意料之外,我的敲山震虎之旅,简直给送先生开了“反窍”。从此开始,送先生跟所有亲朋好友的礼尚往来中,干脆主打翡翠。我这边千辛万苦地挑,他那边不管不顾地送。本来想责备几句,可看他对朋友一副肝胆相照的架势,以及煞有介事的一番说辞:“老婆你看哈,朋友们对咱们都特好。咱不过花了点小钱,溢价部分让给朋友享受,没比这再合适的了!”嗨!既然他有这份心思,我这小康之家,只要还不至于被送先生送干净前提下,随他去吧。

前些日子,我在盘点翡翠的时候,猛然间发现翡翠又少了一块。我第一反应这肯定是送先生的手笔。我的追问刚开始,送先生便满口承认。我简直气不打一处来:“现在翡翠都什么价了!还送?!那可是一块标准的铁龙生,你轻飘飘地送出去,我到哪儿再寻摸去啊?!”送先生错愕不已:“啊!铁龙生,我觉着不过是一块飘蓝花的山坑料啊!”天哪!送先生您这个大色弱!

我押着送先生,到了已经荣升翡翠鉴定师的小赵那里。一一历数送先生的罪状。小赵瞬间就跟我结成联盟:“呦!老兄这可是您的不对了。您知道现在什么市场行情吗?早先嫂子从我这儿拿的玻璃种、白牌子,您别以为还是四五百的东西。还有嫂子那冰种的镯子,早先因为有绺裂,值不了多少钱。现在把那种水的镯子刨了,够做戒面了……”

送先生承认错误的态度,足够深刻!同时也对自己暴殄天物的行为,痛表悔意!我又能说什么呢?

不过该怎么着还得怎么着,这回我下定决心,要把硕果仅存的翡翠,找个任何人找不到的地方藏起来。不料打开装翡翠的锦盒,一张送先生写的纸条飘落:

“不羡鸳鸯不羡仙,金玉良缘值万钱。如今改做送先生,我当大头你当贤。”

打油诗下方,一个漫画大头娃,谄媚地笑着,像一条土狗。

>相关文章

编辑:jiangbing

0条评论 评论

0/500

验证码:
新闻热线:010-51374003-809/818/808 主编信箱 Email:art@99ys.com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01商务楼2010室 邮编:10001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京网文[2013]0344-083号 京ICP备19027716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常年法律顾问: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8436号